当前位置:首页 > 辣文激情 > (穿书)渣攻拿了炮灰受剧本

章节目录 分卷(50)

    他端着杯子走到沙发前,刚碰到纪寻被子的一角,手就被纪寻攥住。

    他顿时吓了一跳,水都差点撒了,这才注意到纪寻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

    蒋程黎心都凉了,他刚才怕吵醒纪寻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纪寻是怎么知道他在这的?

    难道说纪寻能看见?

    蒋程黎试探着伸出另一只手在纪寻面前晃了晃,结果这只手也被抓住。

    你的眼睛好了?蒋程黎眸中迸发出欣喜。

    纪寻点了点头,视线划过蒋程黎手上的杯子,又看向蒋程黎。

    蒋程黎心尖一颤,心里还是怀着侥幸,天这么黑纪寻就算看见他倒水,也未必看到他把药放进去,还是硬着头皮问:我刚喝了点水,就想过来看看你有没有睡着,这水还剩点,你渴不渴?

    然而纪寻只是似笑非笑凉凉看了他一眼,并没接水。

    蒋程黎这下心彻底凉了,看来纪寻是什么都看到了,说不定他一开始就没睡着。

    他这下子也破罐子破摔了,把杯子搁在一旁的桌子上,掀开纪寻的被子直接钻了进去。

    但蒋程黎一钻进去,手腕就被纪寻攥住。

    这家酒店房间并不算太大,空调线路坏了,沙发也小,蒋程黎一钻进去就和纪寻肌肤相贴。

    纪寻这下蹙紧了眉头:你只罩了个睡袍?回你自己床上赶紧睡觉。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也成功保住了flag

    125.第 125 章

    蒋程黎看纪寻的神情是不作伪的关心, 心里也松了口气。

    他凑在纪寻耳边小声道:我不冷,你身上很暖和。

    纪寻眸中划过了道暗芒,神情语气不容质疑:少爷快回去。

    说着便侧过身, 把趴他身上的蒋程黎放下来, 掀起被子就打算让他出去。

    蒋程黎见状连忙牢牢拽住纪寻胳膊, 扒在他身上死活不松手,反客为主指责他:你今天把给我买的饭送给了别人。

    闻言纪寻暂时停下了对蒋程黎的动作, 但被他牵起之前的事, 冷哼了一声:你还以为你喝咖啡就能喝饱。

    蒋程黎见纪寻态度松弛了下来, 决定乘胜追击:那也不行。

    你不是又拿了回来?纪寻似笑非笑轻飘飘瞟了他一眼, 攥住他的手腕, 行了少爷,别闹了快回去。

    蒋程黎见纪寻不吃这一套,果断转变策略, 有进有退才是上等的狩猎者。

    他皱了皱眉,神情郑重:你今天一定要推开我, 也要把理由告诉我,不然这就是我最后一次找你了。

    纪寻像是被这句话震了一下, 视线像把刀钉在蒋程黎身上,手上的力道也松了下来。

    你总不能次次都让我主动, 我也是要脸面的。蒋程黎这句话,像把刀子一样插在纪寻心口。

    纪寻瞳孔微微一缩, 如同两泓幽山泉眼,旋即又松散开去, 他声音哑得厉害:好。

    后面纪寻就没再让蒋程黎回自己床上,蒋程黎也自己亲身体会到他说的那番话的分量,不过就在还剩最后一次的时候, 蒋程黎心底突然蔓起一层不舍。

    虽然要说他有多想回自己世界倒也没有,他在乎的亲人都已经不在,朋友也只是工作上的同事,更别提他还是个社恐,但至少那里是真实的,有他熟悉的一切。

    明明之前一直想着赶紧做完任务回家,但现在他却不知为何留下了最后一次,就连蒋程黎自己都觉得也莫名其妙。

    而且自从上次开始,纪寻对他换了个态度,由原来他主动去找纪寻,变成他被纪寻强行接到家里,还给蒋程黎列了一张他的资产清单。

    你的公司都是我的?蒋程黎捏着这张清单,瞪大了眼睛,实在不敢相信。

    虽然是小说世界,但处处都是真实的,任谁骤然成了大富翁,一时间也难以接受。

    少爷说我不够主动,我的错,纪寻望着蒋程黎的眼睛,口中一字一字道,我害怕。

    蒋程黎睫毛颤了颤:你怕什么?

    我怕你不想再要我,少爷我等了你七年,我不敢再让你离开我,再来一次我真的会疯。纪寻语气是蒋程黎少见的示弱。

    我三十了,少爷,纪寻轻轻抚了抚蒋程黎的脸。

    蒋程黎有种奇妙的触动,心尖上像是被人扯了一下,又酸又涨,扯开流出来的液体却又带点甜。

    他不擅长捕捉这种微妙的感情变化,纪寻说的话俨然把他奉成了救世主般的存在,让他下意识落荒而逃。

    你能不能等等我,给我一晚上时间好好想想。蒋程黎说完这句话,只觉得脸上都热的厉害,匆匆跑出纪寻公司。

    蒋程黎去了街上,被初冬的冷风一吹,脸上的热度终于降了下来,但脑子里仍然乱的厉害。

    他顺着一条街来来回回地走,走的腿酸口渴,随便找了家店进去,才发现是家酒吧。

    蒋程黎点了瓶酒,半瓶下去脑子里的思路逐渐清晰,他并不是害怕面对这个世界,他只是怕自己会辜负了纪寻的感情。

    从小他就很少体会过被人牵挂,被人放在心里的感觉,而且他也不知道自己对纪寻的感觉,算不算是喜欢或者是比喜欢更深刻的感情。

    但最后蒋程黎突然想到一件事,他从见到纪寻第一面就十分心动,他也知道纪寻根本从没骗过她,那么他们七年前的记忆就至关重要,不管怎么样,他要纪寻面对的这个人是完整的。

    那么还剩下的唯一问题,就是他和纪寻只还能做一次,做完他就得走。

    蒋程黎越喝越多,垂着头迷迷糊糊哀怨想着,如果对方是纪寻,柏拉图一辈子也不是不能忍。

    等迷迷糊糊被人叫起来时,才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趴在吧台上睡着了。

    先生,您还记得朋友或者家人的电话吗,我通知他来接您。

    蒋程黎面前的视线已经重影,甚至分不清面前的人是谁,直到对方重复了三次蒋程黎才把纪寻的电话号码报了出来。

    喂。蒋程黎迷蒙着眼睛,把手机贴在额头上,还在抱怨着手机没有声音。

    调酒师哭笑不得,帮蒋程黎把手机放在耳朵边。

    对面接通的很快,但还是没有声音,这下蒋程黎有些生气,皱紧了眉头跟调酒师抱怨:手机是不是坏了,怎么还是没有声音。

    少爷,纪寻的声音终于传来,似乎是深呼吸之后说的,你喝醉了。

    纪寻。蒋程黎听到纪寻的声音,嘴角立刻牵起了笑容,低低笑了出声。

    他很少直接叫纪寻的名字,更别提还是喝醉了的情况下。

    这两个字的发音似乎是被蒋程黎亲吻过,潮漉漉含糊着低声从嘴里吐出来。

    蒋程黎眯起了眼,乖顺点点头,是喝醉了。

    等着我,我这就去接你。纪寻呼吸一滞,猛地站起身。

    纪寻话音刚落,蒋程黎听筒中就传来一连串椅子被带动倒下的声音,不由把手机拿远了些。

    下一秒,蒋程黎就重新睡了过去。

    等蒋程黎再醒的时候,天色已经黑透了,房间里一片黑暗。

    蒋程黎透过月色发现他正躺在庄园的卧室里,身边是揽着他睡得正沉的纪寻。

    蒋程黎醉意还没退下去,头有些疼,慢吞吞打开床头灯,这才看到纪寻和他身上新添的吻痕。

    他察觉到身上酸软的感觉,突然惊悚意识到一件事他把最后一次任务的机会用掉了。

    许是醉意上头的原因,蒋程黎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  宝贝们这本文马上就要完结啦,我争取今天全部更完

    126.第 126 章

    蒋程黎因为喝醉了酒脑子不清醒, 情绪被放大难以自控,满脑子就只剩下他把最后一次任务机会给用了,系统马上就要送他走, 他再也见不到纪寻这件事。

    一开始他还只是靠在床头裹着被子啪嗒啪嗒掉眼泪, 结果越想越伤心, 下床想找个什么东西擦擦,结果不小心把床头放的温牛奶给扫了下去。

    纪寻被动静惊醒, 见到的就是哭得抽抽噎噎的蒋程黎。

    少爷, 怎么了?蒋程黎听到声音抬起头, 见到的是递给他湿巾的纪寻。

    蒋程黎顺着湿巾往上看去, 就看到纪寻颈侧鲜明的齿痕。

    他顿时哭的更伤心了。

    无论纪寻怎么哄, 蒋程黎的眼泪都擦不净,呜咽着说的什么也让人听不清。

    不好在蒋程黎慢慢醒了酒,意识到自己在人家怀里哭成这样实在难看, 慢慢止住了眼泪。

    他眼皮哭肿发红,因为喝醉了酒脸也泛红, 加上他生得白,看上去像个兔子。

    蒋程黎想着既然他马上就得走了, 多少得跟纪寻把话说清楚。

    他抽噎着擦干泪痕:白天我把你一个人丢下,对不起。

    纪寻亲了亲蒋程黎眼皮, 温声安慰:我没怪你。说完耐心等着蒋程黎下面的话。

    我其实昏迷了七年,之前的记忆都没了, 还有我也喜欢你,蒋程黎神情郑重了起来, 抬头望着纪寻的脸,或许现在没有你的深,但我会一天比一天更喜欢你。

    纪寻闻言眸中一震, 揽着蒋程黎的胳膊重重一僵,其实这几个月他一直在查蒋程黎这七年的事,但却毫无所获。

    蒋程黎就像凭空消失又凭空出现,但现在蒋程黎亲口告诉他是失忆了。

    纪寻眼圈顿时变深,搂着蒋程黎的动作仿佛他是一个易碎的珍品,话都不敢放大声,语速快且平稳:有没有找医生看?我现在把医生找来,失忆不是小事,万一

    纪寻后面的话被蒋程黎打断,他怕被纪寻问下去,系统的事会圆不回来。

    他不可能把小说的事告诉纪寻,让人知道自己只是被作者随意虚构出来的人物,周围见到的人见到的景物甚至世界都是假的,是天大的打击,就连他想想都很绝望。

    况且这个世界对他来说和真实的世界也没了什么不同,告诉纪寻只能白添他的烦恼,他不愿意让纪寻经历这种事。

    已经看了,身体没事,蒋程黎一笔带,本来还想说慢慢养着说不定有恢复记忆的那一天,又想起他哪还有什么明天,哪有来日方长。

    蒋程黎眼圈顿时又红了。

    正打算擦把眼泪的时候,脑海里传来一道声音,语调慵懒似乎是刚启动:【你哭什么?】

    【任务都做完了,你能不能让我多在这个世界待一段时间?一个月就好!】蒋程黎此时酒已经完全醒了,也想起来了连忙找系统商量帮忙。

    【行啊。】系统不加思考就同意了。

    蒋程黎眼泪还挂在脸上,愣住了。

    【那两个月?】

    【行啊。】

    蒋程黎突然想起来,系统好像从来没说必须把他送回原世界的话,只是他喝醉了脑子不清楚根本没想到这一点。

    【那我要是永远待在这个世界,可不可以?】蒋程黎试探着问。

    系统静默了两秒,它当然求之不得,而且它自从上次任务吃亏之后就看出来了,这两个人根本分不开,它奈何不了纪寻,蒋程黎也不会听它的话,所以早早就躺平做了咸鱼。

    不好在把蒋程黎还给纪寻后,这个世界也稳定了下来,他也能勉强蹭些能源活。

    见系统许久没说话,蒋程黎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正打算再说些什么求它,就听到系统:【你这个要求有点难办啊】

    蒋程黎心提得更紧了,不好在只是难办,不是不能办。

    【你尽管提要求,我能做的都会去做。】蒋程黎立马保证。

    【那还是之前的任务,不限次数多多益善。】

    系统话说的慢,每个字都像是在蒋程黎心上踩,直到最后一个字说完,蒋程黎才彻底放下了心。

    【好。】蒋程黎一口答应了下来,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这根本不算难事,系统只提了这一条还让他有些难以置信,但他不能给系统反悔的机会,【说好了不能反悔!】

    系统也怕他反悔,一人一系统顿时一拍即合。

    蒋程黎脸上挂着的泪珠还在摇摇欲坠,转而脸上又绽开了笑容。

    蒋程黎这次终于能把这句话说出口,对着纪寻缓缓道:我们来日方长。

    纪寻也笑了:来日方长。

    他的少爷不愿意告诉他的事,他会慢慢等,等他亲口告诉他的那一天。

    (完结)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到这里就结束啦,看到这里的宝贝们都是我的小天使,真的很谢谢你们!

    蒋总和纪总的故事结束了,我们来日方长,下本书再见!

    (小声:这两天就会开新文啦)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