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辣文激情 > 骗了陛下后我翻车了(穿越)

章节目录 分卷(32)

    难怪陛下会把人派来做钦差,敢情这位看着只有脸的楚公子原来竟是文武双全啊?

    他们好像错怪陛下了!他们陛下原来不是轻易被吹枕边风、沉迷美色从此君王不早朝的昏君!

    **

    楚凤岐晚上临睡前照旧给景御写信。

    他没有在信中隐瞒白天遇到刺杀的事当然,也因为根本隐瞒不住。

    而且,为了安抚景御,让景御不要担心,他还特地忍着羞耻在信中抄了一些酸溜溜的诗,比如什么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什么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啊末尾还告诉景御要照顾好小金鱼,更要照顾好大金鱼,等他回来。

    一封信写完,他脸颊都红了几分。

    大概是入睡前还在念叨着景御,楚凤岐在睡梦中梦到了景御。

    不过却是少年时期的景御。

    他在睡梦中看着景御把灵魂状态下的他捡回家,看到他们朝夕相处,看到灵魂状态的他忽然有一天消失不见,转而在末世中醒来

    楚凤岐早上睁开眼时,觉得眼角有些湿润,脑海中也多了一段记忆。

    原来当初他在末世重伤昏迷那几天,灵魂不知什么原因穿越到了古代,遇上了景御,几个月后又从古代穿回了末世。

    本来按理说景御一个正常人看不到灵魂状态下的他,但景御偏偏看到了。

    他在穿回末世后忘却了那段记忆,直到现在才又回想起来。

    也许是这段时间木系异能用得频繁,治愈能力更强大了,所以失去的那段记忆也就被解封找回来了。又或者是冥冥中自有天意。

    他摸了摸自己湿润的眼角,忽然很想见一见景御。

    醒了?

    熟悉的声音响起,景御推开门走了进来。

    楚凤岐:

    楚凤岐:!!!

    他怀疑自己可能得了妄想症!

    不然怎么正想着要见一见景御,远在京城坐镇的景御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在发什么呆?景御伸手捏了捏他的脸颊,看到孤很惊讶?

    脸颊被捏的触感是那么清晰。

    所以这个景御应该是真的,而不是他幻想出来的?

    楚凤岐还有些回不过神来:你怎么出现在这里?

    孤不来,都不知道南巫国的人竟然这么大胆,连孤的人都敢刺杀!景御语气凉飕飕的。

    景御本来连夜用轻功从京城赶过来,是想要给楚凤岐惊喜的在他还在京城时,还没来得及收到宁州城这边楚凤岐遇到刺杀的消息。

    前线战场目前势头很不错,景御也暂时不需要时刻盯着前线,于是就想着要赶到宁州城见楚凤岐一面,仗着年轻身体好轻功绝佳,连夜不眠不休赶到宁州城,第二天再赶回京城也不碍事。

    结果,惊喜没有,反倒是有惊吓。

    将至黎明赶到宁州城,得知楚凤岐白天遭到南巫国的人刺杀时,景御又气又怒,满身戾气地给跟南巫国作战的主将一连下了好几道命令,让他们攻击猛烈点,不要手软!

    楚凤岐彻底反应过来这是真的景御后,忽地一下子抱住了景御,脸颊贴着景御的胸前。

    忽然这么热情,该不会是被刺杀吓怕了吧?景御轻拍了拍楚凤岐的脊背安抚他,语气调侃中带着不易察觉的宠溺。

    虽然知道楚凤岐不至于被吓到,甚至他从暗卫那里知道楚凤岐在那场刺杀中的惊人表现,但他到底还是免不了担心。

    对不起。楚凤岐双手抱得更更紧,闷声闷气地道。

    我都记起来了。

    你记起来了?景御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

    景御一方面希望楚凤岐记起来,一方面又矛盾地不希望楚凤岐记起来。

    楚凤岐能把他们的过往想起,那自然是挺好的。但楚凤岐要是把那段记忆回想起来,肯定会内心愧疚,会因为愧疚而胡思乱想劳心伤神这又是景御不愿看到的。

    嗯,都记起来了。楚凤岐道,接着把当年穿越的事一五一十地都说了出来。

    景御看起来并不怪他,也早就对他当年不辞而别、忽然消失不再介怀,但楚凤岐这心里还是有不小的疙瘩。

    一想到当年景御被众叛亲离后,又遇上他违背约定突然消失,他就觉得心疼又愧疚。

    虽然他忽然又从古代穿回末世是他不可控的,他也不是有意消失,但对景御的伤害已经造成。

    如今干巴巴地解释当年如何身不由己,显得如此的单薄、无力。

    别多想。景御叹息一声,安抚性地揉了揉他的脑袋。

    我问你,你怪我在你刚入宫那会儿,那么态度恶劣地逼迫你,让你时刻担心自己的小命吗?怪我当初那么对你,以至于你要大雪天往山上逃跑,折腾得差点没命吗?

    当然不啊。楚凤岐不假思索地回答。

    设身处地地想想,他能理解景御一开始阴晴不定得像是神经病,对他的态度也不免有些恶劣。何况,景御也没让他有过实质性的伤害,反而是对他一再纵容。

    而且,景御这话分明是把当初的事往严重了说!

    那同样的,我当然也不会怪你。

    听景御这么一说,楚凤岐忽然明白了景御的用心。心里有些软,又有些麻麻痒痒的。

    那现在,我们可以算算这次的账了吗?景御忽然板起了脸道。

    啊?楚凤岐瞪大眼,是真的疑惑。

    当初你磨着我让我同意你从京城到宁州城来时,你是怎么再三保证的,嗯?

    我我这不是没受伤么?

    是啊,景御皮笑肉不笑,我们楚公子实在厉害得很,遇上刺杀也丝毫不慌,还大显身手让人心生拜服。

    楚凤岐:

    知道你厉害,但南巫国的人擅于蛊毒,万一用了什么恶毒的蛊毒呢?

    楚凤岐:

    楚凤岐小声地反驳了一句:我会很小心的。

    嗯。景御见好就收,又揉了揉楚凤岐的脑袋,不过,你这个钦差其实做得很好,宁州城现在的情况比我想像的要好。

    真的?被这么一夸奖,楚凤岐嘴角扬了扬,心情又愉悦起来,身后无形的尾巴都要翘上天了。

    真的,景御笑了笑,快点洗漱好,出来吃早饭。

    早餐异常的丰盛,而且不像是这里厨子的风格,反倒像是景御做的。

    许久没有坐在一起吃饭,楚凤岐这一顿早餐吃得格外舒心。

    就是可惜吃完早餐没多久,景御就要离开了。离开前还给他又添了不少暗卫。

    楚凤岐虽然心里不舍,但也知道事情轻重。

    不过,在知道景御其实不是挥京城坐镇,而是前往南境前线御驾亲征后,楚凤岐恨不得赶到南境,把景御揪回来,再揍上一顿!

    战场上刀剑无影,瞬息万变,是能随随便便去的吗!

    楚凤岐简直要抓狂!

    他总算明白了他说要来宁州城时,景御一开始不同意他来的心情。

    哪怕知道安全有保证,可也担心会有什么万一情况。

    会忍不住担惊受怕。

    **

    两人再见时是十几天后,正好是二月十五花朝节。

    彼时,前线跟南巫国的战争在皇帝御驾亲征的鼓舞下大获全胜,南巫国已无招架之力。

    而宁州城这边,瘟疫已经彻底解决,城内也慢慢恢复了安定。

    大概是因为大灾过后,所有人都内心激动,都迫不及待地想要庆祝一番,放飞自我,所以这一届花朝节办得格外热闹盛大。

    宁州城地处江南繁华富庶之地,衣冠鼎盛,人杰地灵,富商和官员也舍得花费,是以宁州城的花朝节盛宴向来办得不错,甚至可以说是远近闻名。

    按往年的惯例,宁州城花朝节的项目有庙会、祭花神、花车巡游等。

    其中,花车巡游算是比较经典有代表性,比较有看点的。

    花车巡游的主角,一般是由大众推举选出、公认的宁州城最美的女子。不过,往年也有过特殊惯例,曾经一位风流俊美的状元才子登过花车,也有一位深受百姓爱戴、即将离任的宁州城太守被全城百姓推举登花车。

    而今年花朝节,对于花车巡游的主角,不知道是哪些人率先推举了楚凤岐,最后出乎意料的是,竟然是楚凤岐的支持率高居榜首。

    当宁州城太守作为代表,过来询问楚凤岐意下如何时,楚凤岐还一脸懵逼。

    来宁州城将近一个月,宁州城的花朝节以及花车巡游,他还是听说过的。但他万万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也有被推举为花车巡游主角的那天。

    楚凤岐一听,第一时间是反对。这也太荒缪了,怎么想这事都不该轮到他啊。

    不过之后宁州城太守又好言相劝,再加上外出时碰到的百姓都喊他让他登花车在宁州城他这段时间时常往病患区那边跑,不少人都认得他,并且因为他表现得温和亲民,是以都不怎么怕他。以至于他现在走在路上,那些人竟然都格外热情地想让他当花车巡游的主角。

    最后,楚凤岐还是无奈地同意了。心里想着,这就当是与民同乐吧。

    花朝节当天,正好是天和景明的好天气。宁州城百花齐放,欢声笑语,热闹非凡。

    被百花装饰得格外华丽惹眼的花车,载着被民众推举出来的花车主角,在众人的簇拥下,从东城门出发,徐徐地沿街穿城而过。

    楚凤岐难得穿了一身应景的红衣,站在车上倚着车栏杆,手里还拿着一枝开得正好的带露桃花。

    便是满城争妍斗艳的花海,也不及他眉眼间的昳丽动人,不如他满身风华,容光独绝。

    花车巡游了三分之一路程,楚凤岐忽然转头朝某个方向看去。

    他先是惊诧地瞪大了眼,眸光晶亮犹如巨龙看到钟爱的宝藏。

    而后,他不禁扬起了一抹明艳至极的笑容,鸦青色的睫羽如蝶翼轻展。

    沿街看热闹的众人还没从那惹眼醉人的笑容中彻底回过神来,突然间,他们发现,他们花车巡游的主角不见了!

    众目睽睽之下被人抢走了!

    他们只来得及看到,一身黑金长袍的俊美公子搂着红衣美人的腰,轻功俊逸,消失在某处檐角的绝美背影。

    众人:!!!

    好吧,这种花车巡游主角半路被劫走的事也不是没发生过。

    往年也有登花车巡游的女子,如果已经有了情投意合、互许白头的未婚夫,会跟男方约好,让男方在花车巡游中途抢亲这是允许的,也能让这花朝节更热闹喜庆。

    但是!

    现在这花车上被抢走的可是未来的皇后!

    民众们震惊,恐慌。之后他们忽然想到,莫非刚才抢亲的,是他们的皇帝陛下吗?!

    **

    楚凤岐不知道百姓们是什么想法,他也没心思想。

    没见到人时,他心想,等见到景御,他是先揍一顿呢,还是先揍一顿呢?

    毕竟那个混蛋竟然敢瞒着他就跑到战场上去!

    可是等见到了人,楚凤岐却只愣愣地盯着人看,觉得怎么也看不够,仿佛他们已经许久未见后才终于重逢。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滋味,他总算体会到了。

    景御把他带到附近河岸边的桃花林,手上还维持着揽着他的腰的姿势。

    阿岐今日真是郎艳独绝。他虽是说着赞扬的话,语气却是忍不住的酸溜溜,阿岐都没怎么为我穿过红衣。

    陛下,楚凤岐理智回归,拨开景御搂着他的手,忽略那景御酸得不行的语气,不要以为你称赞我两句,我就不跟你算私自上战场的账了!

    是孤的错。景御从善如流地认错,孤不该因为南巫国欺负我的人,不等阿岐同意,就私自上战场给阿岐出气。

    楚凤岐:谁是你的人!

    景御:我是你的人。

    楚凤岐:景御这是从哪里学来的情话?竟然还说得这么溜!

    以后不会了,景御动作亲昵地伸手拨去他头上的几瓣桃花瓣,以后阿岐去哪,我就去哪。

    话说得好听!楚凤岐轻哼一声,算是暂时把这事给揭过去了。

    天气晴好,又身处这漂亮的桃花林,当然不能把时间都浪费在算账扯皮上!

    见楚凤岐不计较了,景御明显松了口气。

    他瞥了楚凤岐手里的那枝桃花一眼,语气似乎漫不经心但实则满含醋意:阿岐,这枝桃花是哪个人送的?

    想什么呢?楚凤岐横他一眼,把手上那枝桃花丢给他,还能是谁送的?当然是我自己折的呗。

    景御慌忙接住,又有些不确定地问:我听说,花朝节上送桃花

    你人都抢了,怎么还啰哩啰嗦的?楚凤岐色厉内荏,语气虽然略凶,耳垂却有些羞红。

    是啊,你都已经被我抢亲了景御低声地慢慢笑了笑,看向楚凤岐的眼里满是认真和深重爱意,所以,阿岐你看我们什么时候举行大婚?

    楚凤岐:你看着办吧。

    他觉得自己的耳朵已经热得发烫了!

    那就让钦天监选一个最近的良辰吉日。景御拍板决定。

    说话间,一阵东风吹过,色如胭脂灿若红霞的桃花纷纷扬扬飘落,落了两人满头满身都是。

    两人都被这突袭懵了一下,然后非常有默契地为对方拨去头上和身上的桃花瓣。

    阿岐为我穿大红新郎服,肯定很好看,比今天这身很多人都看到的红衣还好看。

    楚凤岐笑了笑,故意曲解他的话:我穿大红新郎服,所以陛下是想穿大红嫁衣吗?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完结了!

    想写的都写了,所以就没有番外了。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