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辣文激情 > 超时空神探(穿越)

章节目录 分卷(73)

    第102章 18.新生10(正文完)

    嗯, 你说得对。

    叶怀睿同意欧阳婷婷的想法。

    他顿了顿,又补充道:

    不过,我觉得, 佘方之所以用打字机,不是为了躲避侦察, 而是为了不让自己的同事, 也就是安保经理戴俊峰察觉到他的身份。

    欧阳婷婷和章明明对视一眼,都发出了一声了然的哦!

    在1982年,人们用打字机处理文书,就类似于现代用打印机打印文件。

    当然,和现在连小学生都有可以连蓝牙的便携式打印机不同,当年的打字机是文化人士的象征。

    但佘方和戴俊峰工作的地点是银行,打字机还是很常见的。

    叶怀睿不能确定戴俊峰到底知不知道寄犯罪计划书给自己的家伙是佘方, 但很明显, 主谋袁知秋等几个劫匪,定然是不知道的。

    这么说,会不会是这样?佘方因为缺钱,所以想利用职权之便, 盗走北冰洋之泪。

    欧阳婷婷试着说出了自己的推论:

    但是他知道, 钻石一旦丢失, 首先受怀疑的人里一定有他, 所以便想到要借刀杀人策划一场银行抢劫案, 让劫匪背上盗取珠宝的罪名!而他本人只要在劫匪动手前先偷偷掉包北冰洋之泪, 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独占那颗稀世宝钻了。

    看到叶怀睿和章明明一同点头,姑娘又继续说了下去:

    可是佘方很谨慎, 并不想直接出面与劫匪联系, 于是煽动了跟自己一样陷入投资泥沼中濒临破产的安保经理戴俊峰, 让对方去物色合适的劫匪。

    章明明插话:那年头,能当安保经理的,不少人都曾经在道上混过,戴俊峰确实合适干这事儿。

    二明同志想了想,又说道:

    照这个推论,我有点儿明白袁知秋为什么一定要在劫案当天就杀了戴俊峰了!

    他比划了一个吊脖子的手势,还吐了吐舌头,说不准,袁知秋就是那个安保经理找来的戴俊峰知道袁知秋的真实身份,所以他绝不能让警察有机会接触到戴俊峰!

    真是没想到啊!

    欧阳婷婷叹了一口气:

    说白了,这就是一场转了两次手的外包啊!

    姑娘掰着自己的指头:

    佘方匿名联系戴俊峰,戴俊峰又找来袁知秋,袁知秋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又冒充成殷嘉茗而劫匪们都没想到,从一开始,北冰洋之泪就不在保险柜里了。

    可是佘方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章明明耸了耸肩:

    他保密工作做得太好,以至于劫匪根本不知道他才是真正的策划者,结果就是害死了自己的妻儿不说,还被两枪送上了西天。

    不过,被劫匪用枪指着的时候,佘方也不敢坦白吧,毕竟让劫匪察觉到宝石已被掉了包的话,他怕会死得更惨。

    欧阳婷婷说道:

    或许连被挟持这点,可能也是佘方自己设计的,毕竟这样一来,他就成了一个无辜的受害者,不容易被警察怀疑了。

    姑娘冷冷一笑:

    只是他恐怕无论如何也没料到,戴俊峰找来的那几个匪徒如此凶残,如此杀人不眨眼,卸磨杀驴比捏死一只鸡还利索罢了。

    天道好循环啊!

    章明明十分唏嘘。

    然后,他问出了自己最在意的问题:

    只是,如果北冰洋之泪真是佘方偷走的,他又把那颗宝石藏到哪里去了?

    2021年9月18日,星期六,早上十点二十五分。

    金城城西,福鑫路。

    这条著名的金铺一条街上,有很大一块门面,属于东都银行的福鑫支行。

    这一日,十几个警察带着相关文件和一把钥匙,要求银行工作人员打开一只保险柜。

    东都银行有租赁保险柜的服务,且这项服务已长达数十年。

    在叶怀睿察觉到佘方才是劫案的第一策划者之后,专案组便兵分两路,一部分人负责重新调查佘方当年的经纪和社交情况,另一部分则重新检查那些与佘方有关的物证。

    最终,他们在佘方的遗物中找到了一串钥匙,逐一辨认之后,发现钥匙串里有一把形状比较特殊的钥匙,不像当年常见的门锁。

    警方找专业人士来辨识过,觉得那是一把旧式的保险柜钥匙。

    而大新银行福寿支行的老员工确认,他们行里没有与钥匙匹配的保险柜或是保险箱。

    那么,佘方为什么会随身带着一把来历不明的保险柜钥匙呢?

    唯一的可能,就是能用这把钥匙打开的保险柜里,装了什么很贵重的物品。

    随后,专案组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跑遍全城各大银行,才终于确定了这把钥匙的归属。

    它属于东都银行福鑫支行早年提供租赁服务的一批保险柜。

    我们这几年的保险柜全都换成指纹锁了,这些要用钥匙开的柜子,现在也只有上了年纪的老客户还会用了。

    东都银行的工作人员拿着钥匙,对身后十多条尾巴解释道:

    银行方已经查证过,当年这批保险柜是匿名租赁的,所以查不到租用者的名字,不过

    她顿了顿:

    cB34号,已经有三十九年没有人再开启过了。

    有个警察忍不住问:

    要是一直没人来开柜子,你们会怎么办?

    保险箱的最长租赁时间是五十年。

    银行工作人员回答:

    超过这个时长而一直没有人来取走里面的东西的话,我们就会发招领公告,如果公告期满仍然无人认领,则会按照协议开箱,箱内物品交给相关政府部门处理。

    说话间,工作人员已站在了一排老旧的保险柜前,找到了cB34的那一格。

    钥匙插入锁孔的瞬间,在场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锁头许久未开启,已经略有些锈蚀了。

    工作人员稍稍用了些力气,终于拧动了把手。

    咔。

    门开了。

    她伸手从柜子里抽出了一个扁平的小盒子。

    盒盖在警官们眼前打开。

    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然后是如释重负般的叹息,以及姗姗来迟的欢呼。

    一颗水滴形的深蓝色宝石,安安静静地躺在那只不过两个巴掌大的首饰盒里,在银行金库明亮的顶灯下,璀璨夺目、熠熠生辉。

    北冰洋之泪,终于在三十九年之后,重现人间。

    叮一声脆响。

    叶怀睿仿佛踩了电门的猫,一下子从沙发上弹起来,一把抄起了搁在茶几上的手机。

    殷嘉茗好奇地探头,便看到叶怀睿焦急地划拉过屏幕,点开了黄警官发来的微信。

    黄警官的消息很简单,只有三个字外加一个标点符号:

    【找到了。】

    啊!!!

    几乎从不在人面前失态,更遑论大喊大叫的叶怀睿,忽然放声大叫了起来:

    找到了!真的找到了!!

    他扔掉手机,忘形地一扑,直接将殷嘉茗扑倒在沙发上,抱着对方的脖子,兴奋地大喊:

    他们找到了!北冰洋之泪!他们终于找到了!!

    殷嘉茗觉得叶怀睿这兴奋得忘乎所以的样子,真是又可爱又窝心,还有点儿好笑。

    他伸手在叶怀睿的后脑揉了揉,像哄小孩似的,从脖子一路顺到他的后背,找到了就好,这样案子就总算没有遗憾了。

    叶怀睿不说话,像只羞于见人的鸵鸟一般,把脑袋埋进殷嘉茗的肩窝里,全身都在微微颤抖。

    然后,殷嘉茗感到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沾湿了他的颈项。

    喂!

    他哭笑不得:阿睿你不至于吧!激动到哭了?

    叶怀睿咬紧嘴唇,不肯吱声,但眼泪还是止不住地从眼角扑簌簌掉落下来,且有眼看着要控制不住的势头。

    好了好了,别哭了啊,你可吓到我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殷嘉茗将人搂得更紧了一些,柔声抚慰,再说了,如果你一定要哭的话,我希望是被我压在床上

    他凑到叶怀睿耳边,轻轻说了一句,声音压得太低,只剩一个尾音飘出来:

    的时候

    叶怀睿脸红耳热,实在哭不下去了。

    他张嘴在殷嘉茗肩头咬了一口,你不懂!

    好好好,是我不懂,是我不懂。

    殷嘉茗立刻认错:

    总之,别哭了啊。破案了是好事啊,再激动也不值当你掉眼泪嘛!

    叶怀睿又不说话了。

    他只是安安静静地趴在殷嘉茗身上,与对方紧紧相拥,像缠绕的树,难舍难分。

    是的,殷嘉茗确实不懂。

    叶怀睿心想。

    他不知道,9月18日,对他而言,意味着什么。

    如果两个时空没有重合,他们两人没有交集,按照原本的历史轨迹,殷嘉茗会在1982年9月18日被警方一枪打中腹部,落海身亡。

    他会身负污名,含冤而死,无人替他昭雪,从那时到现在,以及久远的未来,仍是金城大劫案的头号凶嫌。

    而现在,同样是9月18日,三十九年后的今天,失踪多年的北冰洋之泪重见天日。

    所有的证据终于连成闭环,清晰透彻,再无遗憾。

    他们也可以彻底放下包袱,一起走向未来了。

    正文完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