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辣文激情 > 玄学大佬穿成万人嫌炮灰

章节目录 分卷(38)

    你就不知道为你自己想一想吗?说这话的时候,车子陡然斜了一下。

    靠在许星河肩膀上的苏蘅芜身体斜了一下,被许星河抱在怀里。

    紧紧的,许星河用力抱着苏蘅芜。

    苏蘅芜被抱得有些难受:已经进入桃花源了。

    许星河把头埋进他柔软的发丝里,湿润的眼泪泅进了苏蘅芜的发丝里。

    这使得苏蘅芜愣住了。

    他反手抱住许星河,听着许星河一遍遍在耳边哭得像个孩子。

    苏蘅芜没打算让他抱的,可是他听见许星河在他耳边说:马上,马上你跟我的缘分就要结束了,你能不能让我多抱一下。

    好。这样的许星河让人无法拒绝,苏蘅芜轻轻拍着他的脊背。

    许星河也觉得自己太不争气,居然这样就哭了。

    不过想着成功抱着苏蘅芜,他厚颜无耻觉得这样也不错。

    他那是不要脸吗?哄老婆呢,那能叫不要脸吗?那不能!

    许星河贪婪的闻着苏蘅芜身上的味道。

    他想让自己的脑子记得更久一点。

    不要忘记得那么快。

    千万千万不要忘记。

    许星河感受着苏蘅芜轻轻拍着自己的背,他从纷乱的心思里摸出点独属于苏蘅芜的温柔:你看,你其实好温柔。

    苏蘅芜叹了口气:是啊,本质来说,我挺吃不了软的。

    许星河也跟着叹气:你明明对小凌那么温柔,我早该发现的。

    提起小凌,这家伙应该没事吧?

    许星河给小凌打了个电话,没有打通。

    许星河又打了两次,还是没打通。

    他眼皮跳起来,许星河隐约察觉了一丝不对劲。

    许星流同许星河灵魂链接:我去帮你看看。对了,我查到了一点东西,我们祖上似乎历来有个习惯。

    许星河心里突突一跳:什么习惯。

    许星流到底比许星河成熟一点,此时的许星流已经猜到了一点什么:我们祖上,持续到爷爷那辈,一直有个习惯,他们似乎会带着大量的书籍以及一些玄门的物品去祭拜一个人。

    许星河:我不是很懂。

    许星流说:我去见过爷爷,他给我讲了一件事情。我们许家祖上供奉着一个神,每一年需要用大量现实世界的东西去献给他。虽然是这么说,爷爷给我讲了另一个版本。

    许星流似乎有点明白了。

    许星流说:天地还没有分开的时候,已经有了神。只是天地间还没有秩序,且神不爱世人,在这样的情况下,世界相当混乱。其他神为了争夺人类权利,相互厮杀,人类永远没有明天。而这时候,一个神用自己的神格为人类创造了秩序。可是就在那个神创造出了秩序的时候,我们祖先射杀了他。

    许星河瞪大双瞳,不可置信的盯着前方,前方雾罩,桃花翻飞,错开的季节,却在开了窗户以后,迎面而来桃花瓣。

    许星河心跳很快,桃花瓣迷眼,答案呼之欲出。

    许星流说:虽然是射杀了,可神并不会死,而那时候,神所建立的秩序也已经成功,他从高贵的神格里面剥夺下来一缕魂,小心翼翼将他藏在自己的坟茔里面,让后人供奉着他。

    许星河额间滴下一缕冷汗:我们我们是他的后人?我们是从哪里来的?他不会是娶了别人吧?

    许星流无语:没有,我们祖先不过是经过他的手,得了一缕气而已,不过神仙一缕气,于我们凡人而言,自然是天大的恩惠。祖先说,射杀神的那把箭,是用同为神的骨头做的。

    骨头。

    像是有什么东西被一点点撬开,许星河脑子疼起来。

    不断涌入的记忆,让他疼得在地上打滚。

    额间渗出了更多的汗水,司机与后面其实有一段格挡,他被嘱咐无论听到什么也不许回头,而现在听到许星河压抑的哭声,他不由得摇头:真是想不到,有些人看起来人高马大的,居然是0耶~~~

    许星河在疼得发麻,苏蘅芜因为晕车,脸色也很白。

    一段段记忆涌入。

    他同苏蘅芜同出一门,在日益交错的日子里,他爱上了对方。可是世界大乱,各方神灵为了人类的归属权开始争夺。

    苏蘅芜以身为则,化为大道,指引人类前行,可他不愿看着苏南栀神格泯灭,于是在化神的时候,他射杀了他的神、他唯一的挚爱,大道已成,他偷偷藏着苏蘅芜的一缕魂魄,化为山河大海,也看过人山人海。

    许星河从无边的记忆里回过神来,他汗湿额眼眸看向苏蘅芜,苏蘅芜隔得很近,却又仿佛隔得很远。

    许星河身体里隐藏的血脉开始复苏,他说:其实我不后悔,与其让你化为虚幻的大道,这样留下一点念想也好。

    苏蘅芜说:可是我疼,罢了,我终究是要回去的,你关了我这么多年,大道残缺,它始终呼唤着我,我必须要去填补那个空缺。

    一次次,许星河从他嘴里就没有听到过令自己开心的话。

    那个破大道,就这么令你担忧?你难道不想报复我吗?我就在这里呜呜你不要走好不好?

    苏蘅芜第一次看到这个同门挚友哭泣。

    他以为神在漫长的岁月里面,已经丧失了基本的喜怒哀乐,可是看着眼前这个人,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一点形象也没有的样子,苏蘅芜突然就笑了。

    我说过,如果我找到你这个混蛋,我一定挖开你的坟头。

    许星河听到这里,总算觉得有了一点盼头。

    你挖!你随便挖!

    苏蘅芜淡淡笑了下,车子停下,隔着桃林,一汪清泉从林间流泻而出。

    到了。

    苏蘅芜和许星河下了车,一脚踏进去。

    水里顿时浮现出几十具尸体,障眼法消失,水已经成了一片血红色。

    苏蘅芜说:看来,有人先我们一步。

    许星河冷喝一声:出来!

    隔着一道矮矮的瀑布,一个小小的人影走了出来,是小凌。

    小凌苦着一张脸:你们千万别过来哇!

    许星河面无表情:哦,知道的,你安心去吧。

    小凌哭唧唧:父女情就这么单薄。

    我是让你来说这个的?从她背后伸出来一只鬼一样的手,它一把抓住小凌的脖子,一张美丽恐怖的脸从小凌背后露出,让你的哥哥过来!

    小凌说:啊刘花花你小心一点啊,我很脆弱的。我哥、我哥他不过来我也没办法啊。

    刘花花,现在也不知道还算不算刘花花。

    她发疯以后,山灵幼体占据了她的身体,一路过来吃了不少人,以至于她现在全然是个顶着刘花花皮囊的巨型怪物。

    她的身体比原先大了几百倍,每一个肉块都是最近捕食的,可是有的新鲜,有的不新鲜。

    这种恐怖的捕食方式,就像是给人强行注入了一个虚幻世界,在被切割的时候,不会有痛苦。

    苏蘅芜看了一眼,其中不乏她的老师同学,以及她的爸爸妈妈。

    花花妈妈爱你。

    花花爸爸也爱你。

    刘花花哭起来:我们终于在一起了,爸爸妈妈。

    刘花花妈妈尖叫起来:不!!!你不是我的女儿!!!我的女儿是大明星,她是我的骄傲!!!

    刘爸爸也跟着叫起来:我的女儿,你把我优秀的女儿还回来!!!没了女儿,我的升值加薪,我的海边别墅

    刘花花慌了,她安抚着爸爸妈妈,转头捏住了小凌的脖子,跟苏蘅芜说:你不是普通人,我没办法吞噬你,你主动过来,否则我就杀了你妹妹!!!

    许星河左右动了动手腕:小朋友就要有小盆友的亚子,好好读书!然后像你大哥哥一样,上一流大学!

    小凌翻了个白眼:许星河,你不想我死的话,少说两句,不是所有的小朋友都像我一样脾气好的。

    许星河怒:全家就你垃圾!区区一个人类把你捉住了,你对得起你爹和你妈吗?丢人丢大了!

    小凌嘤嘤嘤哭泣,向着苏蘅芜招手:苏爹爹,不要让我跪下来求你揍他的时候轻一点。

    许星河小暴龙又炸了:我又不是你妈!!!

    但一想当妈至少明面上跟苏蘅芜还是一对。

    许星河突然娇羞:你也不是不可以给我叫妈。不过我是攻啊,我是1,我纯1!!!

    小凌:你当着未成年说什么呢!!!!

    三个人的互动成功惹怒了刘花花,刘花花想起了自己爸妈。

    一时间悲上心头。

    她恨不得把一切都吞了,她甚至想,是不是吞掉了一切,就能获得幸福呢。

    巨大的身躯连接天地,企图吞天。

    许星河手腕弯弓,耀眼非凡:也不打听打听谁是爹!

    单手挽弓,箭一发,无数星河坠落。

    刘花花哪里见过这样的架势,她不过是小小山灵幼胎的傀儡,面对神技哪怕是削弱百倍的神技,仍旧哭天喊地。

    巨大的身体成了靶子,沾和的灵魂无处可躲,一团团肉散落开来,桃花纷飞。

    刘花花流血的身体,一刀刀被割了下来,割人时候有多疼,此刻反噬回来的力量就有多疼。

    刘花花是个怕疼的小孩,她受了一点伤就哭,此时哭得停不下来。

    鲜血落了一地,把水流染得发红。

    小凌看不下去了,跟刘花花说:你快点清醒过来啊!

    刘花花看向了她,于是她冲了过去,触手凝成一把刀,刺了过去。

    噗嗤小凌像个漏气的脾气,瞪大了眼睛,她拢了拢身体里的棉花,优雅扬起了巴掌,一耳光打了过去:艹!!你知道我棉花多贵吗??我哥亲自给我缝的!!!

    刘花花滚了一圈,落到苏南栀脚边,她抬头对上苏蘅芜的脸,瑟缩了一下,她丑陋不堪,浑身恶臭,她哭得很丑:漂亮哥哥,我错了吗?我为什么不能拥有跟你一样美丽的容貌呢?像你一样一定有很多人喜欢吧?为什么没有人喜欢我呢?

    苏蘅芜蹲下来,许星河黑面神一样立在旁边,像条恶龙守护着自己的宝藏。

    许星河:你不要离她那么近!

    苏蘅芜但笑不语,他温柔的双眸凝视着刘花花,伸手替她擦拭血肉模糊的脸颊,然后看着她的眼眸。

    在得到别人喜欢前,我们先要喜欢自己。世界很残酷,比被爱更重要的是,要坚强、勇敢、无畏。

    刘花花感觉他的手很温暖,一直疲倦的她,终于合上了眼睛。

    苏蘅芜缓缓划过,从她身体里,直接扯出了那截山灵幼胎,苏蘅芜五指一掐,几乎把那东西掐碎。

    等一等!!!地里爬出来一个粉裙女孩,见光后逐渐变大,她容貌迤逦,不如把它给我吧,我可以拿东西换。

    许星河在看到粉裙女孩后,神情大变,此人自然是桃花源守护者。

    女孩说:它结成胎体不容易,桃花源可以护它长大。你们来这里可有想要的东西,我可以给你们换。

    苏蘅芜说:为桃花劫而来。

    斩缘啊。女孩看了看苏南栀,又看了看许星河,若有所思,突然爽朗一笑,可世间并无桃花劫啊。大道已成,天地万物,皆有各自算法,缘分这东西,时候到了,就是到了。硬摘的果儿不甜,却也不是不能吃,甜的果儿送到你嘴巴,吃与不吃全靠个人一念之差。

    女孩送给两人几颗大果:要我看啊,试试吧,你不也这么认为吗?对了,这是曾经不小心落下来的神心孕育的果子,千年因果,是时候了。

    女孩抱着山灵幼胎扬长而去,桃花源迅速褪去,苏蘅芜抱着果子,许星河后知后觉被骗了,大骂两声,把刘花花送去投胎以后,带着苏蘅芜去挖自己的坟。

    苏蘅芜突然就不想挖了,许星流气喘吁吁赶过来,魂体一碰,破碎的灵魂合二为一。

    许星河花了一分钟回神,苏蘅芜已经摆好了酒。

    配菜就一个桃。

    许星河摸了把桃:一个千年山灵幼胎就换了这东西?算了,你吃。

    苏蘅芜咬着桃肉,汁水四溅,看得许星河吞了两下口水。

    苏蘅芜说:听说是神的东西,长了几千年才出了一个果,开过即亡,像是为我特别准备的。

    苏南栀只是咬了一口,冰冷的心跳了起来。纷纷扬扬的感情,在这秋天里下了第一场雪。

    原来再更早的时候

    你需要以神格去拟定天道,可神不能有情爱,为姐替你摘心。

    可。

    更早时候,他也爱上过,眼前这个疯子。

    苏蘅芜低低笑起来,许星河凑过去,苏蘅芜轻轻吻在他的侧脸。

    缘,妙不可言。

    别的许星河都不懂,唯独这个明白了。

    一口巧嘴许星河木讷了,紧巴巴就说出一句话:至少这一世,跟我好吧。

    苏蘅芜说:试试吧。

    酸了。小凌咬着手帕,好白菜让猪拱了,我升天了。

    程序员受不了一对狗男男,早走了:苍天在上,请给我一段该死的爱情吧!!!如果没有,两段也行!!!

    【完】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