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辣文激情 > 初秋知深冬gl

章节目录 一卷第十三章

    自从那天凌珞走后,巫马冬亦越来越坐立不安。

    水州是她的地盘,大大小小的事她都说得上话,如果有人要杀秋式微,她肯定知道。

    可是敌人在暗,她在明。妓院那种地方又鱼龙混杂,难保出什么事…

    暗箭难防。

    于是她把商号的事情交代给了桃衣,在环采阁寸步不离地守着秋式微。

    凌珞反倒正常得不能再正常,隔几天就来寻欢作乐,但每次冉璎都把她打出去。

    “你在看什么。”

    秋式微慵懒地贴着她,她向来居高临上,不好发问,说什么都没有询问的意思,反倒像是命令,不容拒绝。巫马冬亦抽出抚在扶梯边的手,捏住她青葱般的手指,摇摇头。

    一贴着巫马冬亦,秋式微就像是骨头都化了一样,她埋在她的颈窝里,贪婪地闻着她的气息,手不老实地上下游走。

    这样一瞧,反倒不知谁是被嫖的那个了。

    “下面还有人呢,式微!”

    巫马冬亦捉住那只不老实的手。

    “滚蛋!”

    是冉璎的声音,凌珞又被扔了出来。

    巫马冬亦和秋式微同时转身。

    “你都习惯了吧哈哈哈。”

    秋式微看着她狼狈的样子,开心极了,眼睛迷成了一条线。

    “呦,难得你也会笑!”

    凌珞整理了一下青袍,对着巫马冬亦很诡异地笑了一下。巫马冬亦知道她意有所指,皱了皱眉头。

    “式微,我们回去吧。”

    巫马冬亦一把抱住秋式微,精致的五官皱在一起,充满了敌意。秋式微难得见她主动,只是对着凌珞白了一眼,就欢天喜地地跟着巫马冬亦回到房间。

    门刚刚关上,秋式微一把把巫马冬亦抵在门边。

    “!”

    这女人是随时发情吗?

    巫马冬亦喉头一紧,看着面前浅色的眸子慢慢泛起情欲,像是青翠的竹林烟雨缭绕。那青葱般的手指一挑,鹅黄色的外衫就落在了地上。

    巫马冬亦微微仰头,眼神在瞬间变得痴茫,她能感受到的,只有秋式微。

    “你好美……”

    撩人心弦,万种风骚,都在你的眼眉。

    巫马冬亦拥着她到了床榻边,刚要去解开她的里衣时,秋式微却压住她的手。

    “我来替你~”

    她的声音带着诱惑的沙哑,巫马冬亦呆呆地点点头,乖巧的坐在床边看她的手滑过衣扣,滑过娇嫩的肌肤。

    衣衫褪尽,玉体横陈。

    她一身的肌肤仿佛是从烛火中诞生,在光亮下,柔美的像是用珍珠堆砌成的色泽。

    巫马冬亦伸出手想要触碰她。

    “唉~我说了,我来替你~”

    ???

    这个怎么替?

    秋式微看出她的疑惑,只是轻笑着,手指滑过精致的锁骨,巫马冬亦小腹一热,腿不争气的软了,她甚至觉得空气都变得香艳动人。

    巫马冬亦看着秋式微的手滑过她流连的地方,双颊被无名的火烧的通红。

    “嗯~”

    粉嫩的乳首被轻轻拽起,像是得到期待的抚慰,勾起喉咙深处的满足。那双手终于揉捏起乳白的巨浪,本来轻缓的喘息也变得急促起来。

    “冬亦~”

    那一声隐忍又渴望的呼唤带着蛊惑人心的力量,巫马冬亦小腹一紧,气息翻涌。

    秋式微对自己身体的节奏了如指掌,可是在巫马冬亦面前做这些,仿佛让自己的身体敏感了百倍。

    她已经想象到被她进入的瞬间,可能就会不争气地到达高潮。

    手指略过小腹,到达所有燥热的源泉,手指慢慢分开花边,偏偏秋式微半和着双腿——有些事就是越朦胧越炽热。

    那隐忍已久的泉水潺潺而出,床单瞬间被浸湿了一块。

    “哈啊~”

    空气的微凉感,挑逗着花心,肉蔻兴奋地站起,饱满又湿润。秋式微期待得闭上了眼睛,巫马冬亦的视线抚摸她的身体,两人呼吸压抑,紧促,香汗渗出,

    暧昧得千钧一发。

    手指按压住欲望的翘首,快感蔓延开来又极速膨胀。秋式微的眼眶被情色烧得红红的,嘴里重复巫马冬亦的名字。

    手指玩弄着花蕊,女人的脚趾蜷缩了起来。

    如红丝绸重迭的小口放荡地收缩着,伴随着啧啧的水声,白昔又骨节分明的手指与那媚红形成鲜明的对比。

    巫马冬亦紧盯着,那张软软的贪婪的小嘴一点一点地咬合着。

    “进来了~唔~冬亦,好满~”

    秋式微往后推拒,她挺翘浑圆的臀部紧缩着,快感积聚着,所有的敏感紧张起来,空气似乎都在舔吻她。

    秋式微松唇,手上的动作越来越深入,她松开紧紧抓着床单的左手,与巫马冬亦十指相扣,舒服的呻吟4意起来。

    “嗯~冬亦~好深,要我~”

    巫马冬亦看着她反应越来越强烈,腿心几乎要被濡湿了,要说出渴求的话来。

    再快一点,我喜欢看你痴迷的样子。

    女人的脚背弓了起来。

    “啊……”

    “冬亦,我要到了……啊……”

    脑袋嗡嗡作响,眼前水雾茫茫一片,双腿紧张地绷直,她紧紧扣住她的手,连连颤抖娇哼,一点粉蕾从她不断起伏中挺拔着,两条修长的腿蜷缩着。

    像是宝贵的汝瓷出窑的一刹那,美得不可方物。秋式微还没从情潮的余波缓过来,巫马冬亦却突然压了上来。

    “等一下,我的手……”

    她自己尚能感受到高潮后的痉挛,巫马冬亦却在这时摁着她的手指动了起来。

    “你干嘛!哈啊~”

    所有的感官又被强制唤醒,敏感湿漉漉的,渴求着新一轮的放纵。

    巫马冬亦第一次释放出绝对占有的霸道,吻像云雾一样落在她的胸前,挑逗她的挺翘。

    “你好美,好美……”

    巫马冬亦的话像是激励一样,媚肉疯了般吸附着手指,在爱液中享受快感的滋润。

    巫马冬亦突然松开握着她的手。

    “嗯?”

    毫无预兆的,她挤入了自己的手指。巫马冬亦在她耳边低声细语

    “一起~”

    这句话像电流一样流窜过她的身体。

    叁根手指满满地堵在欲望的源头,似乎无法同步进攻,连喘息的间隙都被快感占据。

    “冬亦,慢一点~哈~啊~”

    “唔唔……太深了……啊~呜呜…冬亦…”

    她从勉强还能说出只词片语,到完全说不出话,只能喘气和哭泣。

    巫马冬亦不管不顾,她抬起她的腿弯,更深更快地抽动,眼眸里噙着一抹妖娆媚人的光芒,紧锁着底下女人的模样。

    秋式微叫都叫不出来,她从来没过第二次高潮可以来的这么快,她眼神失焦,迷茫地顺从地敞开腿接受占有。

    猛地,她身体弓起,连连颤抖,她能清楚地感觉手指被自己咬缠着,又紧又麻。

    那绵长的痉挛感过了好一会才褪去。巫马冬亦撑着脑袋看着她,那古井般的双眸,似乎泛起一层波澜。

    “去去去,看个什么劲!”

    秋式微受不了那么炙热的目光,别过脸去,这次换她害羞了。

    巫马冬亦笑了笑,她凑过去亲亲秋式微的肩头。

    “我觉得可以躺在你身边,好幸运~”

    “啧啧啧,你也会花言巧语了不是。”

    秋式微眼神透出嫌弃,嘴角却勾着甜蜜的弧度。

    巫马冬亦蹭蹭她,过了一会,迟疑着开口

    “所以,你以前也会叫我的名字吗?”

    饶是巫马冬亦,也看得出这应该不是她第一次自渎。对于秋式微来说并不新鲜,她想到巫马冬亦时难免动情,而且她已经二十余四,在大统应当是叁个孩子的娘了。

    “你想得美~”

    秋式微勾起嘴角,故作傲娇

    巫马冬亦的眼神暗了下去。

    “好了好了,大多数情况是你。”

    秋式微敷衍地回答

    “那就是说还有别人?”

    巫马冬亦所起身子背对她,声音委屈的能滴出水来。

    你刚刚的硬气呢!?

    “全都是你,是你是你都是你!”

    秋式微紧张起来,她撑起身子去看,巫马冬亦却一个翻身抱住她

    “你要是骗我,我明个就把这环采阁砸了。”

    秋式微哈哈娇笑了起来,她反手圈紧巫马冬亦。

    是你啊,一直都是你。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