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辣文激情 > 花胜去年红(1v1年下)

章节目录 番外(骨科)

    自从沉昭和沉宴都走了以后,沉婉君整个人怏怏的,成日缩在房里不出去。

    沉平错夜里抱着她睡的时候,她也背朝着他,默不作声。

    他只能将她牢牢地锁紧,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的发顶。

    沉婉君知道背后的人没睡,但她不敢回头,夜里的泪水像失控一般,悄无声息地渗入枕头里。

    “不睡吗?”

    沉平错强硬地掰过她的身子,舔了舔她脸上的泪。

    “别哭。”

    沉婉君听了这话,哭得更厉害了,她拽着沉平错的寝衣,将头埋进他的胸膛,几欲崩溃地发泄着。

    “哥哥,哥哥。”

    她只能无助地喊着,沉婉君内心知晓,沉昭和沉宴的变化都是因为自己,她怯懦地爱上了自己的亲哥哥,却在面对世俗的劫难,只能自欺欺人地伤害自己的孩子。

    沉平错沉默地搂紧她,让她发泄,他向来不看重什么亲情,不论沉昭、沉宴都是他可以利用的工具,只要婉君过得4意开心,谁成想到了如今的局面,不过他倒也没什么悔过之意,强迫了婉君生下昭儿,又默许了他服朱砂,用了二十年的时间将自己的亲妹妹永远捆绑在自己身边。

    沉平错,你真卑鄙。

    湿濡的感觉传到自己的唇边,沉平错的嘴被沉婉君小心地咬着,岁月的风华在她的脸上没有半分痕迹,她一如往常的美。

    沉平错承受着这个吻,没有动作,直到她的舌尖颤巍巍地伸进来勾着他的舌头,他轻笑一声。

    “什么事?说吧。”

    沉婉君惊得慌乱,没成想倒是一眼被他看穿,停了动作,挽住他的脖子,柔柔地说了一句话。

    “哥哥,我..我想去看看昭儿和小晏。”

    说罢,希冀地看着沉平错,倒是叫他移不开眼。

    看看吧,看看又能怎样?心里嗤笑她的伪善和天真,面上不显半分,低眉说道:“这就要看婉君的诚意了。”

    听了这话,沉婉君明白了几分,一头钻了被窝里,整个人从沉平错的胸膛下移。

    摸到亵裤的边,沉婉君稍显犹豫,沉平错见被窝下的鼓包骤然不动,一把手掀开被子,床上顿时明亮起来。

    “看来是被窝里昏暗,哥哥给婉君掌掌灯。”

    说罢,沉平错更是暗示地挺了挺腰,虎视眈眈地盯着沉婉君的小嘴。

    进也难,退也难,沉婉君索性加快了动作,将沉平错的裤子拔了下来,没了亵裤的阻拦,紫黑的阳具翘的欢快,朝着婉君一抖一抖的。

    沉婉君伸出手来,用指尖微微刮了刮头部,娇蛮地说:“哥哥这物忒丑了些。”

    沉平错哑笑道:“平日吃的欢快,今日倒嫌丑了。”

    一只手解了沉婉君的衣带,一双乳儿倒是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

    沉平错随意揉搓了几把,按着沉婉君的头贴近了阳具,喷薄的热气洒在她的脸上,青筋凸起,像极了主人的霸道。

    舌头轻轻舔了龟头一下,随即遍一口吞得极深,一只手揉着阴囊,另一只手扶在露出的阴茎上。

    沉平错被夹得舒爽,也闷声喘了几口,掌心滑进婉君的阴阜,沾的一手粘腻,轻轻地拍了一拍。

    “吃哥哥的鸡巴也能流水。”

    沉婉君口里塞的满当,说不出话来,只能奋力舔弄着,一吸一吮,舌尖直往眼里钻。

    含的有些难受,戳的喉管不大舒服,微微吐出些,却被沉平错按住脑袋不管不顾插了起来,口水沾的整个阳具湿漉漉的,沉平错入得快,拔得也快,下面的阴囊拍着婉君的下巴,弄得她下巴一阵发红。

    几数抽插后,沉平错掐住沉婉君的下巴。

    “接好了。”

    射进嘴里的精液又多又稠,沉婉君吞得来不及,忙将阳具吐了出来,来不及射进去的精液射在她的脸上,沉平错一言不发地看着她淫乱的模样,半晌才开口。

    “明日便去吧。”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