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辣文激情 > 归思

章节目录 第十章难堪

    洛维蓁大着肚子,也跑不起来,只快步走到乐安居的院门,但那里因为男主人已经归来被老嬷嬷上了锁。老嬷嬷已经回去歇息了,洛维蓁站在门前,哽咽着睁着泪眼推了两下门,两扇门纹丝不动,她才放弃,垂着头想走回去。

    这时,她才发现吴妈妈就站在她的后面。

    洛维蓁用衣袖擦了擦脸,没有理会吴妈妈,脚头一转,肩头擦过吴妈妈的肩膀,往另一边的厢房里走去。

    吴妈妈张了张嘴想叫住她,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叫出口,只默默跟上去。

    洛维蓁站在月眉和小巧的房间门口徘徊,吴妈妈这时才走上前低声说道:“奶奶,去老奴房间吧。”

    乐安居实在是小了点,这里除了正房外堂,就只有两间厢房,幸好洛维蓁知道纪笙的家不大,跟陈氏据理力争,成婚的时候只带了月眉小巧和吴妈妈过来。

    吴妈妈是洛维蓁的奶娘,无论是年龄还是资历她自己住一间厢房是应当的,而月眉和小巧就住一间。

    洛维蓁现在不可能回正房,吴妈妈的房间是她此时唯一的选择。

    吴妈妈走到前头,推开房门自己先进去点亮蜡烛,把床上的被褥全部都换成新的,铺好床后发现洛维蓁还站在门外,又返回去扶她到床上躺好。

    “奶奶,睡吧,睡一觉就好了。”

    这时洛维蓁却拉住吴妈妈的手,“吴妈妈,我有话要问你。”

    吴妈妈坐到床下的脚踏上说道:“老奴在这呢,您说。”

    “吴妈妈你知不知道在成亲前我爹帮纪笙升官了?跟爹一样,在兵部呢。”洛维蓁脸上的泪痕干掉以后,皮肤变得十分绷紧,但她无暇理会,因为吴妈妈听到她的问话后眼神变得闪烁,她就知道,被蒙在鼓里的只有她一个。

    “奶奶,老奴知情的也不多,夫人当初也只说老爷有办法让姑爷娶了您,至于是什么办法,老奴在您们成亲后才猜得一二,月眉和小巧也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对啊,纪笙一直在府衙当差,上值时间一直不固定,但是成婚以后,他的官服从黑色变成了紫色,每天出门时间也没什么变化,是她自己迟钝,愚笨而已。

    她继续问道:“那吴妈妈为什么每天早上都过来检查我们的床褥?”

    吴妈妈这次却说不出口了。

    洛维蓁却自顾自地说道:“是我母亲嘱咐你的吧,去监视我们有没有圆房。”

    “奶奶啊,夫人,夫人她也是为了您好......”

    洛维蓁笑得苍凉,“为了我好?哈哈,好一个为我好,还有,我以前看到你跟纪笙在说话,你们在说什么?”

    吴妈妈声音不稳:“就是聊一下奶奶的家常,没说什么其他的......”

    “你肯定是在叮嘱他,生孩子前千万要忍住不要跟我同房,不然就会威胁到他的官途,是也不是?”

    吴妈妈下意识摇头反驳道:“没有的事,老奴没有这样做......”

    “刚刚我跟纪笙吵架说的话,你也听到了吧?这就是你们想要的结果,对吗?”

    吴妈妈不断摇头:“奶奶,不是,老爷和夫人也不想的,他们只是担心你的身体.....”

    “你不要再说了!”洛维蓁怒喊。

    难怪成婚以后纪笙对她一直冷淡疏离,两人的相处时间本来就很少,吃饭的时候也没怎么说话,即使她起了头,也只是她问一句,他答一句,根本聊不下去。她偶然发现吴妈妈会单独找他说几句话,而在此之后他对她就会更加冷淡。

    纪笙从成婚到现在都没有碰过她,只有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才会不自觉靠近她,搂住她。

    在这个时候,洛维蓁才有“或许他也是喜欢她”的想法。

    成婚的叁个多月,她小心翼翼地经营着这场婚姻,但是原来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结局。

    或许,她在成亲前的一个晚上就不应该问那个能不能同房的问题;又或许,她就不应该答应这场婚事......

    另一边,纪笙此刻也是躺在床上,了无睡意。

    他清楚自己不应该这样对待洛维蓁,但是当时他就是起了反叛的意图,那些人叫他不要做的事情,他偏要做!

    那时洛维蓁惊骇的眼神,颤抖的身子,让他的悔意像海潮一样在他心里翻起了巨浪。

    他肯定吓坏她了,她会转头就告诉她的父母吗?纪笙想,或许明天他就会丢了官职,连八品骑尉都做不了。

    从被打的震惊和冲动行事的悔恨醒觉过来,他才想起来她大着肚子跑出去,会不会有什么磕碰,脚步刚想跨出房门,就看到她回头往厢房走的身影,后面跟住吴妈妈。

    他躲在门口看到她应当是进了吴妈妈的房间休息,他才松了一口气,草草沐浴后就上了床。

    他觉得很累,但他一闭上眼睛,洛维蓁哭泣的脸庞又在他的脑海浮现。

    他又睁开眼睛,看着床顶。

    其实洛维蓁对他真的挺好,每天他下值回来,她都会对他嘘寒问暖,又问他喜欢吃什么,他说了的第二天饭桌上就会出现他说的那道菜。

    成亲后一开始小厨房出来的饭菜味道真的不好,他以为那个是洛维蓁找来的人,他也没有资格表态,为了不浪费只默默地吃完。

    后来味道好起来,他也以为洛维蓁换了人。

    没想到,她会亲自下厨,做饭给他吃。

    想到这里,他心里有点暖。

    但想起她身边的吴妈妈,刚暖起来的心又冷了下来。

    每次他想待她好一点,或者跟她多说两句话,又或者是跟她走得近一点,那个吴妈妈总会跳出来对他指指点点。

    “姑爷,夫人那天的嘱咐您没忘记吧?”

    “姑爷,我们奶奶近来身子越来越重了,您可千万要忍住.....”

    从一开始,他跟洛维蓁的关系就是不对等的,纪笙想。

    连一个仆人都不会把他放在眼里。

    他自成亲以后心里就堵着一口气,他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当人上人,让这些人对他另眼相看。

    纪笙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睡着的,睡到半夜,他的手又习惯性伸到旁边一捞,却捞了个空。

    他惊醒过来,看向自己旁边空无一人的位置,心里有点怅然若失,想继续睡觉,却再也睡不着了。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