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辣文激情 > 秘书(高干)

章节目录 12.乖吞下去

    卫琬跑出一身热汗,心脏剧烈的跳,她几乎都能在昏暗的空间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下到一楼给大钊打电话,他还在路上。

    谢宁抓过电话去:“你直接回圣帝酒店,不要过来,在酒店地下停车场等我们。”

    挂了电话,两人从地下停车场出去,好在拦下过路的出租。

    大钊在圣帝酒店下面接到他们,一起上了十六楼。

    朱玲玲听到动静跑出来,她是个聪明又有阅历的女人,看情况不对立刻挤了过来。

    大钊扶着谢宁进房,朱玲玲拦住下意识跟过去的卫琬:“怎么回事?”

    卫琬没穿外套,又是剧烈跑动又是在外吃冷风,身体一阵冷一阵热的不舒服。

    她抹了一把汗,抬头间捕捉到朱玲玲眼里一闪而过的锐利,原本冲口而出的话立刻吞回肚子里。

    “领导喝多了,饭局上有点不愉快。”

    朱玲玲打量她:“你不舒服吧,这里交给我,我有经验,你回去休息吧。”

    卫琬回到房间,不知怎地,总在回想朱玲玲那句“我有经验”。

    什么经验?

    不过很快,她发现自己没有精力去思考这个问题,明明没喝多少,阵阵恶心在肠胃里荡。

    卫琬冲到厕所,跪在马桶边干呕,什么都没吐出来,因为晚上也顾不得吃东西,光给谢厅布菜服务去了。

    刚站起来,头重脚轻地晃了一下。

    她扶着墙,慢慢游到床边,房内的暖气吹得她极其不舒服,皮肤像是干裂一样,哪里都渴。

    卫琬熬着,熬了好久,想要睡过去,以前喝多睡一觉就好了。

    闭上眼睛脑海里像是有一千根一万根丝线,她嘴巴干,脸上像是着了火。

    卫琬觉得有点控制不住自己,怎么想的都是那些

    一会儿是谢厅卷起袖子跟人敬酒的场景,一会儿他在厕所里低垂着头颅,男人长睫毛上的水珠,还有他的薄唇。

    她用力地既抓起床单闷叫一声,怒气丛生地把枕头丢砸到地上。

    这时有人敲门,是朱玲玲的声音,问她睡了没有。

    卫琬把自己闷在被子里,并不作回应,好一会儿才传来旁边的关门声。

    闷得受不了了,卫琬去找自己的手机,从床上滚到地毯上,发出沉重的撞击声,但她一点儿都不觉得疼。

    她给大钊打电话,又挂了,怕自己的声音太奇怪,改而发短信。

    手机明明在自己手里,可手指就是不听话,老是打错。

    终于发出一句“你有解酒药吗?”,实际打成了解救药。

    大钊给她拨回电话,被她直接挂了,又发短信,叫他把药放门口就好。

    不知过了多久,隐约中什么东西在震动,持续不停地一刻不停地在脑袋旁边震。

    卫琬扒过手机,胡乱就碰到接听键,那头很沉静的说:“卫琬吗,我在门口,开门。”

    好不容易开了,身子往下倒,被人一把抱住。

    谢宁反手轻合上房门,就着厕所的光,把人抱到沙发上。

    卫琬歪靠在沙发上,脑袋往手臂上枕,包裙下的两条腿紧紧合并地扭着。

    谢厅的身影从上笼罩下来,伸出手来,却是把蹭到腿根的裙子往下拉。

    “卫琬,你还好么?”

    卫琬摇摇头,喃喃地说药,药。

    听起来就是要,要,要

    谢宁秉着呼吸,已经酒醒了八九分,这时却像是有人拿艳色狠狠地撞他一下。

    客观来讲,卫琬不如酒店公关经理那种让人惊艳的漂亮,但是她身上有很多元素、因素,远超过其他女人。

    谢宁把她扶正了,拿毯子盖到她的腿上,从口袋里掏出解酒药。

    “来,吃药。”

    卫琬不听话,像是在混乱的自我抗争,把脑袋往沙发角你埋,往双臂里埋。

    谢宁只得坐过去,把人捞起来,捞得一手的柔软滑腻且滚烫。

    用力捏起她的下巴让她张嘴,小小的圆圆的绿色药片,在两根指头下送到她的嘴里。

    被迫张开的红唇,里头潮湿粉红的舌头,洁白整齐的牙,他的手指碰到湿润柔软的舌。

    “乖,吞下去。”

    ————首-发:haitangshuwu.cc ()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