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辣文激情 > 余家娇娘

章节目录 二十二、互诉衷情

    回到家,余福把常秀娟放进屋里,便连同余祥一起出门帮着余庆往马车上搬东西。这次的车厢比她曾经坐过的那辆要大上至少两倍,里面大多数的面积用来堆放草药还有书籍,也预留出可供一人靠着休息的地方。

    常秀娟坐在炕上听着屋外叁个人说着话,里里外外的忙的脚不沾地,她想去帮忙,却又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余庆,他要是又给她冷脸或说些难听的话,她要怎么应对?

    就这样,她纠结着,最后只听见后院的马车在一声吆喝后‘哒哒’的走远了。

    常秀娟站到地上往外走,结果跟走进屋里的余福差点撞了满怀。她一惊一下忍不住后退,余福伸手揽住她,脸上洋溢着特别灿烂的笑,“娘子?”

    她脸一热又要低头结果被余福强制抬起下巴,“娘子。”

    常秀娟被他盯着看,赤色爬上脸颊连雪白的脖颈都染上粉霞,粉唇抖了抖,“相、相公”

    余福低头,带着笑的唇舌附上她的,先是轻轻啄吻几下才张嘴吮含住她娇嫩的唇瓣。外面是升上半空的暖阳,光线被窗棱切割成道道光线,照在拥吻在一起的两人身上,给他们周身渡上一层光晕,此刻世界一片宁静祥和。

    常秀娟被勾着与他唇舌交缠,一时意乱情迷。

    忽然,屋外由远至近的响起‘登登登’的脚步声,余祥的声音随后响起,“大哥,二哥这个月开的药单你知不知道他放在哪了?”

    常秀娟一震,突地睁开眼,忙推着余福让他放开自己,“唔——”余祥都快进来了!

    余福不管,她一推他,他就缠她的舌头,调戏一般吮着,几次叁番后,她都忘了自己要干什么,眼里只剩下他。

    余祥一推开门走进来就看见了抱在一起吻得难舍难分的两个人。常秀娟看见他慌了,赶忙锤着把她缠的死紧的余福,“唔唔唔——”

    余祥的表情看着很正常,并没有撞破这意外情况下该有的窘态,他甚至还在笑,可说话的声音却很沙哑,“大哥,你别欺负嫂子了。”

    他就站在旁边看着,直到余福主动离开她的唇瓣。原还粉嫩的颜色被涂满口水吮成艳红,颤巍巍的抖着。

    常秀娟低头躲避着余祥的视线,羞得头顶都在冒烟。

    “药单没在前院他用来休憩的书房里吗?”余福背对着余祥调整呼吸,主要是他下面顶着难受,感觉还是消消的好。

    “我找过了。”余祥移开一直定在常秀娟身上的视线,“二哥走的急,我都没来得及问他,以为他会放在以往放的地方,结果找了没有。”

    “待会儿我去找,你先去前院忙着吧。”

    “哦。”余祥应了一声,然后看向躲在大哥阴影后的身影,“嫂子我走了,午膳前院做好了我再送到后院来。”

    常秀娟哪里想得到他还要跟自己说话,这让她怎么办?可自己不回答他,他好像就不打算走了,没办法,她沉吟了一会儿,才小小声的答道,“恩、恩,谢谢你。”

    余祥走了。余福又去抬她下巴,被她小力气的锤了一下,“尽胡闹,天光大亮的你在想什么?”

    “想你,一直在想。”余福脸不红气不喘的答道。

    她被这句话砸晕了脑子,既不好意思又满心甜蜜,“都被余祥看见了,你要我以后还怎么跟他说话?”

    “该怎么说就怎么说,”余福又亲亲她额头,“今天委屈你了,我料到族长会找理由验你身昨天才那样对你的,吓着你了恩?”

    常秀娟惊愕的抬头,“可是,为、什么?”

    “你成过亲,我原以为你已非完璧便想自己认了的,哪想到你是。”

    她耳尖发热盯着他的眼睛,“你为何不问我?”

    “我中意的是你的人,不是那片肉膜。我怕若问了,你会太在意这事平白添了烦恼。”

    常秀娟心尖儿颤着,像被人捧在手心倍感呵护,她鼻子发酸。

    余福又亲她发际,“我那样对你,也是为了迷惑族长,不然今天也不可能进行的那么顺利。”

    她忽然扑到了他怀里,听着他有力的心跳,这一刻她想,老天能让她跟这般完美的他相遇,定是她生生世世不知做了多少好事,她必要好好珍惜,敬他爱他

    “你心里想什么都会现在脸上,若今日你表现的太过贞烈那几位族叔不知还要使出什么手段,所以昨日那样是想引你以为自己已经给了我了。”

    常秀娟想起自己在祠堂时的表现,可不就是以为自己跟他这坏人,耍的自己团团转不说,连族长都被他算计了。

    可突然,她又想到自己验身后余庆对她的作为,她抱在余福腰上的手突然攥紧。

    “余庆今日欺负你了?”余福突然问道。

    她闭上眼睛,沉默了几秒才缓慢的点点头,“我——”

    “他就是那种性子,有什么不顺自己意的地方就喜欢乱发脾气,你多担待些,要么不搭理他,要么就顺着他些。”

    他不知道余庆对她做了什么。可她若说了,他还会喜欢她,对她像现在一样好吗?会不会开始怀疑她的真心?会不会跟余庆一样说她无耻?

    “对不起”常秀娟声音颤抖着,“他、他曾让我滚出这个家,我做不到对不起,让他不高兴也让你为难了”

    听了她的说辞,余福脸上明显有一丝诧异,可很快又被了然替代。算了,随他高兴吧。只可怜她不过有自己加倍好好宠着哄着,不会有事的,“不用道歉,你是这个家的女主人了,谁惹你不高兴就请家法伺候他。”

    家法?常秀娟从他怀里抬头,“有家法?”

    “恩。”余福重重的点头。

    那她若以后犯错,是不是

    余福抬手刮她鼻尖,“还没犯错就开始想着挨罚了?家事之后我会慢慢交到你手上,以后你就是这个家里的大娘子,什么都是你说了算,绝没有人敢罚你。”

    “我、什么都不会。”她心里虚,连自己名字都忘记了怎么写的她,就在几天前她还在他面前大言不惭的说过‘她什么都会做’。

    “我会教你,虽然这些事情看着琐碎,但熟稔了就简单多了。”余福安抚她,“有心者事竟成,我信你。”

    常秀娟抿唇忍不住笑了,“你是不是不得不相信我?”

    “恩——”余福回答的话拖着长音。见她嘟起嘴,他忙在她嘴上偷了个香,“我信你是我的娘子,会对我好,也会对余庆跟余祥一样好。我们成亲了,这里是你的家,不必再心存不安,我会护着你,信我。”

    “恩。”常秀娟心中第一次有了归属感,这让她的心被充盈的满满的,又暖又窝心,“我会对你好的,非常好非常好。”

    俩人相视而笑,温暖的比屋外的阳光还要祥宁和煦——

    首-发:haitangshuwu.cc ()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