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科幻 > 崛起在港综世界

章节目录 第九十一章 狂暴

    赵山河当初准备的Rpg榴弹炮弹,是高爆破片杀伤型。

    这种榴弹炮的威力与高爆反装甲型号不同,不是以破甲为主要目的,而是只求范围内杀伤力。

    因为他的目标一开始就是装甲车,轻型坦克,而屋子里的人。

    这种榴弹炮内装4.5公斤高能炸药,弹片在八十到一百二十枚之间,爆炸点中心十米内,几乎无可避免。

    从威力上来说,这一枚榴弹炮的威力,相当于五枚手榴弹同时爆炸,核心动能还要过五枚手榴弹。

    房间里,露西根据地形,已经分析出了最佳的炸药安装位置。

    赵山河不是依靠炸药来伤人,只是想让目标通过爆炸聚集在一起。

    就像他通过怒蛟帮布讨逆檄文一样,目的是为了破坏方夜羽的阴谋,更是为了让敌人聚集在一起。

    只有他们的人聚集在一起,四枚榴弹炮才能挥更大的作用。

    主要原因还是,中原武林的一流高手太分散,人心不齐,而敌人们形成了一股力量。

    现在,就让敌人们先自得一番,然后给他们最大的打击。

    房间里,赵山河犹如精准的机器一样,很快就配装好了二十六份一斤左右的炸药包。

    这些炸药包都采用电子雷管起爆,通过电子指令触。

    不过,这些炸药现在不一定用的上,因为他没有机会去布置。

    但是在逃跑的时候,还是很有用的。

    脑海中,通过摄像头观察到了两个车队进了庭院,不时还有劲装大汉出入。

    虽然没有看见庞斑,但是看到了黑白二仆,赵山河已经可以确定,庞斑已经抵达了这个庭院。

    安装好了炸药,赵山河将这些炸药收进了空间,然后背着书箱,又打开了门。

    此时正是夕阳西下,炊烟升起的时刻,赵山河在一家小摊买了两张炊饼,像极了没钱的穷书生。

    按照原剧情,风行烈与厉若海已经在武昌的土地庙相遇,明日一早就会抵达兰溪。

    如今怒蛟帮已经向天下昭告了方夜羽的阴谋,他布置的宗越的这个内奸,就挥不了作用。

    可惜的是,厉若海还是比庞斑差了一线,虽然勇往直前,却身死道消。

    赵山河信步而行,看到越来越多的劲装大汉云集镇上。

    仅仅只是魔师宫,就有过六百兵力,原本这些人是追杀戚长征的,可现在他们收拢力量,不敢再散开。

    一流高手就有三十余人,还有庞斑,里赤媚,年怜花,红日法王这些级高手。

    兰溪真是风云际会啊!

    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庞斑自以为玩弄天下英雄于股掌之间,自己为什么要按照他的剧本走?

    庭院后院,在山坡上修建了一座荷花池,池边有一凉亭,庞斑这个时候就坐在亭中,手里还拿着一本竹制棋谱,自己跟自己下棋。

    方夜羽快步进了后院,来到了凉亭边行礼道:“师尊,师兄那边查到了风行烈的行踪,根据怒蛟帮的调动,现他们似乎已经约定,明日在兰溪汇合。如果明日再动手,怕他们已经逃之夭夭。”

    庞斑放下竹谱,站了起来,负手走到亭边的围澜旁,低头细看亭外荷塘里荷叶上一滴晶莹的水珠,在夕阳下闪闪生辉,道:“你见过厉若海没有?”

    方夜羽知道庞斑从不作废言,语出必有因,所以丝毫没有因不明庞斑忽地提起厉若海事的原因,而生出不耐烦之心,摇头道:“没有!但我曾对此人作了个深入的调查,由他的起居饮食习惯入手,觉此人是完全沈迷于武道的真正强人,师傅对这看法有何意见?”

    庞斑道:“你的看法一点也没有错,二十年前厉若海初出道时,曾来见我,那时我便知道此子除了武道外,其它的都不屑一顾。”

    方夜羽道:“以他那能使任何女人倾倒的容貌体魄,竟能四十八年来半点也不沾女色,已可知此人意志的坚定,即使倾尽三江五湖的水,也不能动摇其分毫。”

    庞斑道:“天下间除了我和浪翻云外,再没有第三个人能胜过厉若海。”

    方夜羽浑身一震,骇然道:“什么?”

    他虽对厉若海有很高的评价,但仍想不到庞斑对厉若海的推许,竟到了如此地步。要知在‘黑榜’里,一向以来,最受推崇的当然是剑霸天下的‘覆雨剑’浪翻云,其它依次是‘盗霸’赤尊信,又或声势大跌的‘毒手’干罗,厉若海在榜上只是中庸之士。

    庞斑道:“二十年前我便从厉若海眼中看到他今天想干什么,二十年来他一直低调,深怀不露,故声名不及浪翻云、赤尊信、干罗,甚至不及谈应手和莫意闲,其实他默默耕耘,等的就是今天此刻,只有我才配作他的对手。”

    方夜羽皱眉道:“难道宗越只是个被扯线的傀儡?”

    庞斑道:“黑榜十大高手谁是易与之辈,厉若海若给宗越这样的毛头小子出卖成功,他就不是厉若海了。”

    方夜羽道:“如此我便要变更安排,务使厉若海不能偷偷遣人运走风行烈了。”

    庞斑晒道:“你也太小觑厉若海了,此人英雄盖世,自负平生,公然来救风行烈就是要向我挑战,怎会做出鬼鬼祟祟的行为,夜羽你放心,此人必是单枪匹马,带着风行列硬闯突围。”

    方夜羽道:“师尊有何指示?”

    庞斑淡淡道:“你布下天罗地网,重重险阻,务要击杀此人,若他能闯出重围,我便去会一会他的‘燎原百击’。”

    这座庭院虽然大,可仅仅是一个巡检的别院,数百人进入了院子,只能挤在前院空地,只有身份高的人,才能在屋子里有个座位。

    方夜羽回到了前院,进入主屋,里面坐了魔师宫十大煞神的九个,还有来自蒙皇麾下的八大高手。

    看到强望生出现,他开口问道:“强师,里师什么时候到?”

    方夜羽乃是蒙皇,强望生虽然在他年幼时候也教过他,被他称为老师,却不敢以老师自居。

    就连蒙元第一高手里赤媚,也只敢称半师。因为公认的方夜羽的老师只有一个,那就是天下第一人庞斑。

    强望生行礼道:“他要留在武昌府,明日可能会随厉若海一起过来。”

    方夜羽点了点头,又转向了一个英俊异常的年轻人。“鹰飞兄,如今师兄身份暴露,联合朝廷水师攻打怒蛟岛的计划只能放弃,素善为何还没有来?”

    鹰飞是蒙元新一代第一高手,纯以武力而言,还在方夜羽之上。

    而甄素善是他名义上的未婚妻,是来自花剌子模的圣女,此女不仅姿色出众,更足智多谋,西域各国高手无不臣服。

    方夜羽也利用她统率西域高手,原本还准备用她当主帅去攻打怒蛟岛,可是现在所有的人被摊开在阳光下,朝廷水师现在当然不会不要脸,继续跟他们合作了。

    说不定,等到朱元璋的圣旨一到,立即反目成仇。

    鹰飞作为联络人负责串联西域人,这个时候施礼道:“甄小姐怕朝廷水师反戈一击,如今控制了黄河帮的战船,驻守汉水江口,为我们肃清后患。”

    方夜羽点了点头,正准备说话,却听见一声怒吼。“好胆!”

    一声呼啸声传来,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生了什么事,就感觉墙壁碎裂,然后一声巨响,大火焚烧了一切。

    方夜羽与鹰飞相对而立,听见庞斑的叫声,鹰飞就一个飞扑,将方夜羽护在怀里。

    根本没有任何反应,也没有人反应得及,爆炸,大火,还有那让人耳目失聪的巨响,一瞬间全部爆。

    没有人知道生了什么事,方夜羽也被震的迷糊了一小会儿,感觉眼睛睁不开了。

    他推了推身上的鹰飞,可是鹰飞没有一点反应,然后他感受到鹰飞的脉搏越来越弱。

    他的心似刀割,寒冷刺骨。鹰飞可是蒙元年轻一代第一高手,如今已经晋升一流高手,可是就这样死了!

    到现在为止,他还不清楚生了什么事。

    他的眼睛睁不开,他的耳朵也听不见,脑袋还被震的失去了感知。

    后院的庞斑,是最先感应到意外来临的,可是就连他,也是在对方杀心四起的时候,才感应到对方。

    在此之前,他没有感知到有人就在两百米不到的距离外,要对他们动手。

    没有人敢这么做,这个世界没有任何势力敢这么做。

    可是现在,偏偏有人做了。

    他第一时间飞上了空中,看到的是原本的五间主屋,从正中间那间,变成了一个大坑。

    房子没有了,旁边的两间也摇摇欲坠,地上还有一个大坑,残肢遗骸被炸的四处飞起。

    他也看到了那个书生打扮的年轻人,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赵山河,但是他知道他是谁。

    他就站在旁边的一个房子房顶,仿佛与大自然融为一体,如果不是他开始露出了一丝杀机,根本感应不到他。

    那个赤尊信的魔种,那个与靳冰云交合,坏他心境之人。

    对方似乎根本不怕他,对着他微微一笑。

    庞斑这个时候才注意到他的手上提着一个铁筒,就在他看到的时候,铁筒里面飞出了一枚看不清形状的弹头。

    而对方的目标,是在前院,还没有来得及回魂的一帮魔师宫的手下。

    当其冲的,就是柳摇枝和花解语,而他们身边,还有最少数十人。

    庞斑顾不得去管对方,想要去拦截那让人心悸的武器。

    可是,他的度远没有对方快,他眼睁睁地看到那武器落在了人群中,然后爆炸。

    天空中,到处都是尸体和残肢,这一下,他又损失了最少四五十个属下。

    庞斑的高人气质再也维持不住,从六十年前他打败了天下所有高手,六十年来,从来没有人这样挑衅他。

    他怒目圆瞪,回望去,可是人已经不见。

    庞斑忍不住怒吼。“韩柏,我记住你了,你逃不掉的!”

    赵山河理都不理,他的所有行动都经过了严格的计算,在庞斑面前,他最多有两次出手机会。

    经过分析,即便是Rpg,对庞斑来说威力也差了一些,就是能伤他,也不能让他重伤。

    所以,赵山河从一开始就把目标放在了那群一流,二流高手身上。

    第一枚榴弹炮射,赵山河连看都没有看,立即又装上了第二枚。

    然后在庞斑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又射了出去。

    趁着庞斑失神的一刹那,他跳下了房顶,然后极飞奔。

    而且,他没有调用一丝魔种的力量,甚至连自己的思维,行动,也交给了露西。

    他放空了思想,什么也不想,按照露西一开始规划好的最佳路线,靠体力狂奔。

    庭院外,蒙元人和魔师宫的人也有一些在路口驻守,赵山河避开了他们,在所有人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跳进了江中。

    即便在江里,他也不敢调用魔种的力量,因为泄露一丝,就能让庞斑感应到。

    这是他唯一能逃避开庞斑追击的能力,也是他敢冒险直接攻击对方的凭仗。

    你再厉害,锁定不住我的气机,茫茫人海中,你就抓不住我。

    庭院中,庞斑并没有第一时间去追杀赵山河,因为现场太惨烈,除了他之外的脑几乎被一网打尽,他必须先稳定军心。

    魔师宫剩下的九大煞神,这次几乎被一网打尽,只有日煞,月煞帮助黑白双仆布置庞斑的卧室,躲过了一劫。

    黑白双仆,两大护法,十大煞神,这十四位一流高手是魔师宫的中坚力量,可是现在死了十个,只剩下了四个。

    蒙元势力一方的蒙氏双魔也死了,最被他看好的下一代鹰飞也死了,秃鹰由蚩敌死了,强望生虽然没有死,可是右臂和右腿都没了。

    最让他心疼的是方夜羽,这个蒙元人最后的希望,最优秀的统帅,如今双眼瞎了,耳朵也聋了。

    他没有死,可是却比死了还要难受。

    四密尊者这四个藏北一流高手也在房子里,但处于爆炸中心外围,他们虽然没有死,却也瞎了两个,并且听力都受损。

    连敌人的样子都没有看到,如今战力就损失了大半。

    只是一个人!

    究竟是什么武器!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