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轮回:从地府临时工开始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 神秘邀请

    回到双和区已是下午。

    进了城区后,暴雨已停了。

    “陈魁,明天记得上班不要迟到。”江玉燕丢下一句话,便匆忙地开着跑车走了。

    估计是公司里还有事要去处理。事业女强人今天陪他旷了大半天工。

    就是临走那句话,听着咋有一种读书时面对自己班主任的感觉。

    站在公寓楼下的陈魁抱着三棵向日葵,无语地撇了下嘴。

    瞥了一眼孔亮的铺子。

    竟然还关着门。

    这小子在干嘛。太阳都从p股晒到脚板了,还在睡呢。

    就忙了半晚上,有这么虚的吗。要不帮他弄点营养的东西补补。

    今晚我还打算继续带他去地府抓野鬼呢。

    “请问,是陈魁先生吗?”一个浑厚的声音在背后说道。

    “谁?”陈魁一脸警惕地转过身。

    他觉得自己最近因为鬼眼的缘故,五感着实提升不少。没想到仍然有人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他身后。这样令他毫无所察的家伙,不是厉鬼便是身手了得之人。

    反正鬼鬼祟祟地接近自己,肯定抱有一定的目的。

    面前的男人,大概二十五六岁。长相普通。戴着个金丝眼镜,脸色有些苍白。

    一身熨得笔挺的黑色西装,油光锃亮的皮鞋。身上却散出一股书卷气。

    让陈魁不禁联想到,那种硕士刚毕业却跑去卖保险的书呆子。

    “你好。打扰了。我是龙华公司的经理。名叫王治。”说着,眼镜男从包里摸出一张白色的名片递给有些纳闷的陈魁。

    陈魁将名片拿在手里端详了下。

    很普通的白底黑字,没有中介推销那种花里胡俏的纹路。

    质地倒是很结实的感觉。不像是普通的铜版纸做的。

    正面就印着两排字。标准的宋体大写的龙华公司。右下角小字写着:业务经理王治。

    背面就有点胆大和离谱了。居然印的是华夏国的国芔。

    “你们这样搞,不怕被抓起来?”陈魁戏谑地问道。

    王治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笑道:“谁抓?你是问上面还是下面?”

    说着,他的手指还朝脚下的地面指了指。

    “下面?你说的是哪个下面?”陈魁谨慎地问道。

    “地下有府的那个。”对方直接摊牌道。

    陈魁脸上的神色骤然凝重起来。

    这家伙竟然会知道地府的存在?!

    他一直以为只有拥有鬼眼的自己,才能保留住梦中于地府里的记忆。

    难道人间还有和他一样特殊的人存在?

    “你怎么知道的?”陈魁的表情很严肃。也很紧张。

    他不确定对方愿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

    毕竟换做自己,也不会轻易告诉一个陌生人,自己拥有鬼眼的秘密。

    果然对面的男人脸色变得犹豫起来。

    “现在还不能说。除非你愿意加入我们。”眼镜男张口就是一副正儿八经的传销口吻。

    陈魁都有些怀疑自己遇到了骗子。要不是对方表明他知道地府的话。

    不,还是有几率是那种歪门邪道的组织派来传教的。

    “那我如何信你?”陈魁撇了撇嘴道。

    眼镜男王治似乎对这个问题早有准备,直接曝出了陈魁的真实身份。

    “陈魁。现年23岁。下属于第十殿轮回殿,18215号分殿。职位是代理阎罗。上任期是7月1号。也就是四天前。我说的信息可是有误?要不要我再报下你在人间的身份证号,工作单位,或是直系亲属什么的?”

    陈魁听得眼皮直跳,摇头道:“不用了。我信了。”

    对方不光连自己入职阎罗的时间,甚至包括自己分殿的排名都知道。

    多半是地下有人。而且职位还不低。

    因为关于这个排名,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当然判官郭小小肯定知道。但他没主动询问过。

    好吧。这家伙不是一般的传销能比的。知道的信息也太多了。

    “那你代表的是哪一边?”陈魁试探地问道。

    这一点很重要。这是一个极为严肃的立场问题。关系着在未来某种重大情况下的站队。

    他又不是初入社会的萌新。好歹在职场上干了大半年了。怎么能不明白其中的弯弯道道。有时候一个错误的决定,很可能会将自己引向一条无法回头的绝路。

    特别是牵连到地府的话。那可是生死攸关的大事。

    “啧。这个问题不好回答啊。”王治抹了抹额头上不存在的虚汗。看上去挺虚假。

    “明面上我们自然属于是上面的机构。毕竟我们脚下踩着的可是人间的土地。”

    男人说这话的时候。挺着胸膛,脸上流露出一副荣光与共的正义光辉。

    如果他现在突然吼上一句:“同志们,为了xxxxx!一起向敌人的炮火里冲锋!”

    陈魁也丝毫不觉得突兀。

    他咧了咧嘴笑道:“那恕我不奉陪了。再见。哦,别再见了。”

    说着就挥挥手,向着公寓的电梯走去。

    “为什么?你不也是土生土长的华夏人吗!”王治一脸错愕地追上来问道。

    “你问为什么?”陈魁像似是听到了一件极其好笑的事,无奈地苦笑了下。

    “因为……你们根本赢不了啊!”

    “我们和下面并不完全是敌人。”王治解释道。

    “我知道。你们肯定下面有人的。不然也不会收集到那么多和我有关的信息。”陈魁像看傻子一样看着眼镜男。

    并不完全是。就是还有些是了。

    再把为说服人而故意夸大的事实浓缩下,估摸着“大半部分”都是敌对的。

    好吧。就算勉强算做地府里,有一半左右是站在人间这边的。

    问题是,即使这样。陈魁也不觉得上面能有多大的胜算。

    地府又不是只有上面的十个总殿主。光是下面的大大小小鬼差,怕都是以亿计。

    虽然他加入地府时间不长。看到的或许仅仅只是冰山的一角。

    但他接触过的地府大能里。像是便宜师傅地藏王这种。

    他能感觉得到,自己在这些法力无边的大能面前,连只蝼蚁都算不上。

    他想不到如果要和地府作对,他们这些普通人能有什么胜算。

    估计连万分之一的可能性都没有。

    “我们公司的待遇很丰厚。有五险一金,大小长假,各种专属福利……”王治还不想放弃,依旧跟在陈魁身边努力劝说着。

    “小命要紧。我只想做个普通人活着。”陈魁翻了个白眼道。这家伙还真是有够缠人的。

    “你的朋友孔亮已自愿加入我们的公司。现在就在我们公司里。”眼镜男忽然抛出一个比较重要的信息。

    “哦~”陈魁蹙了蹙眉道:“那替我跟他说一声,祝他前程似锦。还有,记得晚上按时上班。”

    孔亮已加入了?不过这小子本来就活不长了。可以随便折腾。

    他陈魁可是不是。

    他还想完成地府考评后,安安稳稳地过上几十年太平日子。

    比如先娶个漂亮的老婆,再养几个孩子。现在似乎已开放了三胎。

    嗯~如果是生下两个女儿一个儿子的话,小日子倒挺不错的。

    王治见陈魁仍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在对方即将抱着向日葵走进电梯时。他终于忍不住向对方抛出了一个重磅炸弹:

    “陈魁。你就不想知道你亲生父母的下落吗!”

    “你说什么?!”

    陈魁猛地转过身,一把揪住对方的衣领。

    身后的向日葵掉在地上,咣咣的被电梯门夹着脑袋。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