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辣文激情 > 风月无边(1V1 H)

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她身子发飘地往台下走,步子却稳当,对着皇帝拱手的时候肩膀溜直,垂首露出一段白皙的脖颈。

    江子期关切的目光落下去,没捞到回应,只看见个恭敬的头顶,嘴唇动了动,把抚慰的话咽回去,含糊地应了一声,显得有点敷衍。

    萧峣起身对宋隽笑:“殿帅风采,更胜当年啊。”

    宋隽瞥他一眼,肩膀与胸口被锤的地方隐隐作着痛,喉头隐隐要吐出一口血来,她微皱着眉:“京中赋闲多年,大不如前了,你见笑。”

    他给自己找补,寻来的勇士之所以输了是因为她有所精进,她则慢条斯理地回他,我何止没有精进,我过得太好我还退步了。

    两个人浅浅淡淡一番交锋过后,这场暗流汹涌的比试便了结。

    紧接着还有一场宫宴,宋隽不愿在萧峣面前露怯示弱,身上的伤撑着没言语。

    众人簇拥着帝王走,一时队列不算太齐整,宋隽落在后面一些的位置,神色淡然,不动声色地忍着痛。

    不提防暗处一只手,捏着她手腕拽住她。

    宋隽浑身肌肉都紧绷着,下意识折身要拧那人手指,却被捉住另一只手:“宋隽。”

    是赵徵。

    她浑身力气不知为何就一松,原本强忍着的伤处如火如荼地疼起来,脸上的血色一瞬间抽尽了,苍白着看他,眼泪差点出来,却还要嘴硬:“赵大人心里不是还憋着火么,找我做什么,找气受?”

    可不是找气受?

    赵徵快被她气笑了,瞥见她惨白脸色,一点子讥讽的话也没舍得说出口,把手扣在她脉门上,沉默不语地替她把着脉。

    宋隽微仰头看他。

    这人神色疲倦,眼底有愁云惨淡,察觉到她视线,薄薄的眼皮撩起,乌亮的眼珠折着一线日光:“殿帅是国之栋梁,叫人一拳头抡死了实在太过可惜,我放心不下你这朝堂上的顶梁柱,过来看上一眼。”

    赵徵冷着脸,言语闲淡,抬手把她往屋里拉。

    此处是供人休憩的一处暖阁,挂上门闩一时无人打扰,屋里暖腾腾一片。

    宋隽灵泛的眼珠在眼眶里打转,盯着他看,嗓音沙哑:“所以你还…生不生气啊。”

    分明还是平时那么个寡淡的语气,说出的话也还是一如既往的气人,可落在赵徵耳朵里,不知怎么,竟叫他觉得可怜的不得了。

    他只觉此刻一张嘴就要在猴精的殿帅面前漏破绽,索性不答话。

    他替她把着脉,过了许久才抬头,一眼触及这人惨白脸色,悬着的心欲碎未碎,裂开斑驳的纹,斟酌词句许久,末了,咬牙切齿问她:“你明知道那人说话激你,还要上场迎战?我晓得殿帅你枪法如神,刀剑也使得精妙,可赤手空拳,对上那么一个人,宋隽,你若万一出个什么好歹……”

    她万一有个好歹呢?

    会怎么样,赵徵愣了愣,发觉这样的事情,他竟是想都不敢想。

    他仰面,看这人脸色苍白,眉眼低垂,适才擂台上头眉梢眼角凌厉带风的模样悉数散去了,乖巧的像是个孩子一样,盯着他,认认真真、老老实实地挨训。

    叱咤风云的殿帅什么时候有过这么乖巧的样子。

    她那样一个人,乐意为他低眉,他还计较些个什么呢。

    千言万语噎在喉头,赵徵恼着他自己,怎么就是对着这个人狠不下心来。

    “还疼吗?”

    他站起身来,手搭在她颈间,微皱着眉要解她衣领:“给我看看。”

    宋隽勾着他脖颈,凑上去亲吻他,把所有琐碎委屈都赋予一个带着点腥甜血气的亲吻里,她眨着眼看他,眨出满眼闪烁的泪光。

    气息交缠在一起,她在暧昧氛围里呢喃:“怎么不疼,浑身上下都疼。”

    赵徵一颗心彻底软了。

    他叹一口气,按着这人的后颈,把两个人分开分寸,抬手解她衣裳。

    适才还冷言冷语,这会子连碰她一根头发丝都怕牵扯她伤口,赵大人脸上的冷淡神色几乎撑不住,靠心头一口气儿撑着。

    等那衣衫落地,露出她身上伤口时候,赵徵心头那口气也一下子全散了。

    她灵巧,真正落在身上的拳脚不算多,然而落在身上的,尽数是实打实的重。

    两个肩头乌黑一片,日光照上去,泛一点浮肿的水光,袒露出的上臂青紫连绵,稍一动弹便疼得她脸色发白。

    脸不必说,适才他便清楚看见,这人脸颊被刮蹭到,划出几道浅浅的血痕。

    他只觉一颗心涨破了,满满当当的心疼不受抑制地漫出来,半晌,他泄了气地喊她:“阿隽,你图什么呢……”

    “我看他与人对打,心里便把他路数摸个清楚,我虽会在他手底下吃点亏,到底还是能制住他,所以也就上去了。”

    宋隽捉着他手,慢吞吞摇着头:“更何况,旁人辱我骂我,都是无所谓的,可那是我祖父。”

    她半阖这眼,笑道:“我家老爷子一颗心掰开,全是赤诚热血,一点骨血都替太祖皇帝烧成灰渣子,只剩下我这个独苗了,还要被人这么诟病,我替他委屈。”

    赵徵小心翼翼替她把衣裳重新拉回去,此刻手边没有药,紧接着还有觥筹交错的一道宴会等着他们,这点温存问候的时光不能长久,也就只能匆匆这么一会。

    他看着这人穿上衣服后便如常的模样,仿佛是披上衣裳就不会痛了似的,偏那脸还发白,可怜巴巴地冒出一头冷汗。

    他心里酸涩的撑不住,抬手要拉她,却怕碰上她伤口,最终患得患失地勾住这人指尖。

    “宋隽,再替人委屈的时候,能不能也把你自己照顾好?”-

    追-更:po1 ()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