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辣文激情 > 越鸟传 (1V1, H, 古言,志怪)

章节目录 第八十六章雀吹箫金仙二进宫谈风月二仙成鸳鸯(h,吹箫,非喜勿入)

    这玉女吹箫乃是夫妻床笫间常见的手段,可这二仙偏偏是一个初授,一个初受,没一个懂章法的,难免图生慌乱。

    越鸟不懂侍奉,此刻做童女取水状——双腿交迭侧蜷,屈身伏在塌上,一手撑着身子,一手伏着那九寸的孽根。青华那物颇大,她不可尽吞尽咽,只能将那头顶叁寸纳入唇间,以口做户,好叫青华不至于在新婚之夜就不得畅快。

    素女经有言,夫女之胜男,犹水之灭火。青华心火正盛,越鸟刚破了处子之身,穴里难免不敌,经不住青华梅开二度。可她心中畅快,不愿意青华受那气衰不和,心内不乐之苦,所以才俯下她明王的身段,虽是心中茫然,却依旧愿意使尽浑身解数,讨青华个心意娱乐。

    可是越鸟便是再不济,也曾两历千世劫,多少知道些男女之事,就是没吃过猪肉也总算就见过猪跑。青华可是比她更不如——他只有一丝元灵七世记忆,连猪是什么都不知道。

    他刚失初精,一时震动,正在感慨这阴阳相交的妙处,却突然被越鸟如此体贴,一时间只有慌乱。有心推开越鸟吧,心里却是万分的舍不得。

    更何况天下男子哪个能抵受佳人以口侍奉的艳福?青华初尝滋味,只觉得越鸟口中一片湿热,便再不肯放。虽然是顾着越鸟体面,但依旧经不住挺腰送胯,贪风盼月,只想多消受些这通于神明之快。

    越鸟虽只是侍奉,却遍觉骨气来至,口中勤殷咂人不说,户里更是内痒滔滔,液滑尻动。耳闻得青华低喘不止,心中更生快慰,嘴上越发勤勉。惹得青华那一根愈演愈烈,茎身勃勃发颤,眼中汩汩流液。

    青华初受此道,自不能敌,不过半刻,便觉得囊中发紧,脊中发酸,有心按住越鸟颅顶叫她再含些,却实在舍不得,只死死盯住越鸟面庞,心中一边动心一边思淫。

    越鸟绝色,九重天并灵山而出无人能出其右,那一张俏脸如今就伏在青华胯间,叫他如何能不心猿意马?只见越鸟眼角泛红,两颊如桃花,一张小口微绷,将他那赤红孽根含于其间,吞咽之间,面生委屈,口中嘤咛,让他经不住阳威大振,更要逞凶。

    约莫百十来下之后,青华实在不经。可这是他二人新婚之夜,他着实舍不得越鸟做那食秽之事,只能连忙捧起越鸟的下巴。偏是如此,叫他眼看着越鸟眼唇皆红,口中粘连略见银丝,便再难忍受,随即精关大开,一股白浆悉数落在了越鸟面上胸前。

    “夫君!”越鸟叫那阳精糊了一脸,又羞又惊,闭眼娇嗔。

    青华见状,连忙上前抚慰,先将越鸟面上的白浆擦净了,又连忙抱她入怀,轻声宽慰。

    “越儿……我……是我错了……我忍不住……污了殿下……”

    越鸟将将睁开眼睛,看青华早就是满脸通红,心中有喜有臊,便赤裸着趴在青华胸前,面露娇羞,口中气声濡行。

    “夫君……可讨了债吗?”

    “越……娘子……辛苦娘子侍奉。”青华红着脸答道——这一夜他如此折腾了,叫越鸟不顾身份,与他口鸡初含,叫他何不感念。

    青华随即施术,右手一摆,榻前便出现一副颇大的浴桶,又掐咒念诀,叫那浴桶中生出满桶的温水来,这才抱了越鸟入浴——越鸟是清净之人,青华如何舍得叫她带着这一身的污秽入睡?

    浴间青华殷勤侍奉,越鸟已经是强弩之末,虽是有心应对,却难免双目垂垂,露出睡意。可青华二泄阳精,身上只觉畅快无比——他等此刻不知等了多久,如今志得意满,哪里能掩盖他那一身劲道?

    青华为越鸟梳洗罢了,又舍不得她袒胸露乳,将寝衣为她穿得了,这才收起法术,与她同卧。

    “越儿……你我已是夫妻了,从此便是一体,你再也逃不脱了……”青华望着越鸟半睡半醒的面靥喃喃道。

    越鸟已在梦中,面上露出微笑来,只觉得身子靠在一处温暖的山壁之上,随即口中答道:

    “夫君……当知我心意……”

    青华闻言,心中生出一片温暖快慰来,将越鸟紧抱在怀中,虽是无半分的睡意,却依旧将那红烛息了,生怕那摇曳的烛火扰了越鸟的清梦。

    到了第二日,越鸟一反常态,睡至午时才起——她初破身,自然辛苦。可她一睁眼,就看到青华笑意盈盈的面容,又想起昨夜之事,面上显出绯红颜色来。

    “越儿何必害羞……”青华虽然嘴上逞能,面上却也露出羞涩来。

    “夫君……我……”越鸟越想越臊——他二人初夜,她却不顾羞臊,只顾贪恩,竟以口侍奉,岂不叫青华见得她孟浪?

    “越儿……我一心爱你,你可知道吗?”青华身热情动,将越鸟搂在胸前尽述衷肠。

    “我……自然知道……”越鸟红着脸答道。

    青华甚是殷勤,非但亲手为越鸟穿衣,更是做好了早膳只等越鸟来用。

    “我听说民间新婚,都要供奉红鸡蛋,可我实在是弄不来……”青华口中龃龉道。

    “夫君有心,更甚礼节章程。”越鸟见了眼前的粥菜,心中生出甜蜜来,哪里还会计较这新婚之礼?

    此后,二仙无论人前人后,皆夫妻相称。越鸟那一草屋,便叫青华做了佛龛——青华食髓知味,哪里能让越鸟再别屋而居?于是二人到了日间,便照样与凡人施药布医,可到了夜里,青华就痴痴相缠,非要与越鸟夜夜相欢才肯罢休。

    此一节,二仙各有计较——青华明白内情,知道他二人命中注定有一子,所以每每相交,非要将越鸟入得泄了身才肯灌精,不图其他,只盼越鸟能够身怀有孕。

    而越鸟却另有心思——她屡屡纵容,其实和青华是同样的心思。若是她能与青华有个一子半女,到那那焚风劫之时,青华即便不顾己身,也要为儿女考虑,如此便省的他以身相护了。

    这夫妻二人各有所思,到了那男欢女爱之时,除了贪片刻之欢,更是为前程所计。只可惜他二人,一个想南,一个想北,总是南辕北辙,不能同心。

    所谓情劫,不过如此,他二人心中只有彼此,没有自身,虽是见得情根深种,却难免露出悲凉来。

    “越儿……等我们回了九重天,我便向王母求亲……你别怕,她一定肯的……”

    青华与越鸟成了个龙翻之势——女正偃卧向上,男伏其上,股隐于床,女举其阴,以受玉茎。刺其谷实,又攻其上,疏缓动摇,八浅二深,死往生返,势壮且强,女则得悦,其乐如娼。

    二仙男欲女乐,情意合同,俱有悦心,故女质振感,男茎盛男热。精液流溢,玉茎施纵,乍缓乍急,玉户开翕,吸精引气,灌溉朱室。

    越鸟气喘连连,口中呜咽不止,便道:

    “夫君既有此心,越儿死而无憾。”

    九重天上,瑶池树边,无风起浪,其势扑人。

    “东华……你看他们……”王母面生娇羞,只因她在那水波中看到了青华和越鸟的情缘所至。

    东王公面沉如水,这青华大帝什么心思,他实在不知。

    “无妨,你且看他。”东王公叮嘱道。

    二月二,龙抬头,大仓满,小仓流。这天生的仙缘,自然威力甚大,只是青华的心思,东王公猜不透。

    ——————

    首-发:haitangshuwu.cc ()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