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辣文激情 > 【综漫】烦恼的凡妮莎

章节目录 四十三问题问题

    四十叁  问题问题

    手冢国光发现自家隔壁那栋房子似乎发生了些变化——自然不是指外观上装修的变化,而是那原本黑黝黝的窗户与院子,开始明亮起来,当手冢国光每每路过梅莫林德宅时,那股寂寞都被忽然的生机所代替,像是这栋小洋房终于成为一个家那般。

    而手冢国光也比前些天能更经常地遇见凡妮莎,她晨跑的时间再次固定下来,手冢国光终于又在公园里遇到凡妮莎和她的那只黑背德牧。他停下与凡妮莎打招呼,于是凡妮莎也停下脚步,向手冢国光微笑道:“早啊,手冢,名古屋好玩吗?”

    手冢国光不动声色却又仔细地打量了凡妮莎片刻,才开口回答道:“名古屋是个很繁华的城市,”手冢国光停顿了片刻,稍稍了解男孩的凡妮莎知道他一定没太在意名古屋那些景点,于是被问起时便有些尴尬起来,“热田神宫很不错。”

    ——热田神宫。

    凡妮莎的注意力马上被这个地名夺去,她脸上的笑容减淡了片刻,又很快洋溢了起来,抬头朝身形高挑的手冢国光说道:“热田神宫吗?我倒是很想去看一看呢,手冢什么时候可以做我的导游?”

    从国外来留学的女孩似乎没有发现自己话语里的暧昧意味,她想着热田神宫里有大太刀太郎太刀与次郎太刀,她既已经将东京的刀剑召唤出来,自然也不能厚此薄彼。等她在沉默中反应过来时,手冢国光那表情不变的脸上竟隐隐能看出些不知所措。

    凡妮莎愣了领,刚想开口补救些什么,这边手冢国光却用更为低沉一些的声音抢先道:“好。”说罢,又是短暂而明显的沉默,少言寡语的手冢国光再次说道:“京都如何?”

    让手冢国光这样的人主动挑起话题属实不易,凡妮莎也不好再揪着前面那个‘好’字多说什么,只抬起步伐牵着温蒂向前走着,然后尽量将话语调整得更礼貌也更有距离感一些:“京都挺不错的,那些景点都太日本了,我可能有些不太习惯,不过我去了趟洛山高校,倒是比那些山山水水的好看一些。”

    凡妮莎并不是没打算发展恋爱关系,只不过没打算这么快,并且与如此认真的对象发展。或许她的确对待感情不够认真,但她也的确还没能真正了解喜爱时什么情感,而手冢国光,光是与他成为朋友,便有着过分的认真。凡妮莎并不觉得自己能够回应对方等量的,甚至于一小部分的感情。

    但手冢国光似乎没感觉到凡妮莎话语里表示出的两人的不同,重点全集中在凡妮莎提到的那所洛山高校上:“你……高中准备去洛山吗?”

    凡妮莎微微瞪大了眼睛,侧头望向正好也垂下目光的手冢国光,语气中有些被惊吓到的成分:“手冢你怎么会这么想?只是正好路过看了看而已。”那浅褐色的双眼在早晨的阳光下像是封存了千百年的琥珀,剔透而时光久远,里边凝结的那颗深色宝石,像是散发着穿越千年的光芒,夺走他人的目光。

    “……我才中学二年级呢。”凡妮莎呼吸一滞,抢步往前走去,“高中的事,到时候再说吧!”

    凡妮莎回到家里,这周跟过来的是打刀鸣狐与歌仙兼定,极善家务的歌仙兼定早已把美味的早餐准备好,连带着凡妮莎等会上学要用的文具与午餐便当都摆好在玄关上。鸣狐正好在院子里摆弄着植物,见到凡妮莎回来便跟着一齐进了房子。

    带着面罩的沉默打刀肩上窝着一只可爱的小狐狸,它正用略显尖锐但却十分可爱的声音说道:“呀呀!主公也已经到了谈恋爱的年龄了,小狐狸看着可真是为主公高兴!”

    凡妮莎坐在餐桌旁,先朝为自己端来牛奶的歌仙兼定微笑点头,随后又有些无奈地对小狐狸笑了笑:“并没有谈恋爱,只是——”

    “只是他喜欢主公对吗?”歌仙兼定在一侧也坐了下来,打断了凡妮莎的话,“自主公从京都回来,歌仙时不时能看到隔壁家的男孩路过望着里面呢。”

    凡妮莎眨了眨眼,她先是没想到这些活了上百年的刀剑们竟会如此八卦,后又想到歌仙兼定说的,手冢国光时不时会往自己家里边望……凡妮莎叹了一口气——烦恼,她真真切切地感受到烦恼这个情绪。

    若说手冢国光还是退一退比较好应付的,那么等会儿去到学校里遇见的凤长太郎、以及迹部景吾便更加令她头疼了:“中学生就不能好好读书吗……”

    两刃刀剑看到自己主公如此烦恼的模样,也不再说什么,陪同她一齐吃完早餐,便目送她离开。

    运动会结束、修学旅行结束,接下来与凡妮莎有关的便是关东大赛。因为要将刀剑付丧神召唤出来,并且休息日还要去郊区陪伴刀剑付丧神的原因,凡妮莎已经有好一段时间没能练习网球。虽然家里也开辟了网球场,但凡妮莎还是时不时回去网球俱乐部让教练进行教学——而这段时间下来,连教练都发来信息问她为何最近不怎么过来,更别说迹部景吾了。

    才走进班级,凤长太郎便朝她投来了目光,当凡妮莎坐到自己座位上时,他便有些生硬地佯装路过,但最后还是在众人的注意下对她轻声说道:“迹部部长让你午休去理事长室一趟。”

    迹部景吾并不像手冢国光那样,面对后者,只要自己表露出不太愿意继续的想法,沉默却内里温柔的男生就不会再多说多问。可迹部景吾不同,迹部景吾做什么事都要追根究底、步步紧逼,如若不是什么大事,迹部景吾便不会花心思去体谅别人,而是要先达到自己的目的与想法。

    就像现在这样,即使凡妮莎已经表明自己不愿意说出有关日吉若奇怪态度、以及最近为何没去练习网球的原因,但迹部景吾依旧不肯放过:“有什么不方便告诉本大爷的吗?”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