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辣文激情 > 断虹霁雨念奴娇

章节目录 血带

    阿荣跟着一惊,因是事发突然他刚反应过来,沉落柒已然趴在了地上。

    爷爷的,是哪个不要命的。

    苏落柒张口就要骂街,手一撑摸到了黏腻腻的液体,还带着浓烈的血腥味道,出口的话只吐了一半,就连语气也不复刚才的玩世不恭,“阿荣过来帮忙。”

    沉落柒沮丧的要命,她明日打算走人,可曾想到会再遇上他的。

    要是不救,照他目前的状况必死无疑,不是失血过多,就是有人追杀,但若是不救......

    她还能落得自在,不会引火烧身呐。

    “阿荣。”她顿了顿起身要走,走出几步愣是硬生生的停住了。

    他爷爷的,定是上辈子欠了他的。

    “带上他回去。”

    语气无奈又认命。

    说完她拉着一张雌雄莫辨的脸,嘴里重复嘀咕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积善行德约莫不会太倒霉些的吧。

    说这话的时候她心猛地一晃。

    不知为何。

    她哪里晓得这倒霉如同伤风会过病气一般,这不天一亮就有人敲了她家的宅院,说是敲实则是拍,还是猛拍,最后一脚直接踹开了门。

    沉落柒嫌吵的厉害左右都睡不着,她揉着眼睛喊阿荣的名字,半响没有回应只好随意套上一件外套走出去。

    院子里一群人将阿荣压在地上,看他们穿着的衣服应是府衙的官兵。

    脑子瞬间睡意全无,沉落柒佝偻着腰一路跑向为首的人面前,点头哈腰的,“小的不知好歹不知官爷大驾光临,恕罪恕罪。”

    那当官的也不理睬她直接叫两叁个人进去搜查,沉落柒暗叫不好,楚然还在屋里这显然是冲着他去的。

    要是被抓她必受牵连。

    完了,完了。

    可偏偏她又不能做些什么,哪怕一丝丝反抗都会被认为端倪有鬼,如今跑也不是,呆着不做又不是。

    怎么办,怎么办呐。

    她后背刺挠挠的热,刚起的一身清爽到现在热到发颤。

    不久就有人呈上了一些带血的秽物过来。

    沉落柒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昨日竟因为太晚了没有将绷带处理了,她低着头只听到头顶上有人发话,“将一干人等带走。”

    “等等。”沉落柒一声大喝,随即又小下声音,“不知官爷为何要抓我们。”明知故问,可她还想抵赖。

    既是只搜到带血的秽物,却没有查到人。

    话说捉奸在床,这奸夫没有抓到。

    她倒是有了想法。

    为首的官看了她一眼,指着官兵手上的东西,“这便是证据。”他声音透着不耐烦,眼中明显的疲惫。

    沉落柒感叹自己昨晚让阿荣把路上的血迹处理个干净,不然,恐怕这官爷拿出其他证据来,她就是想抵赖,那也是赖不掉的。

    “官爷。”她小声对着那人嘀咕几句,只见对方一愣,表情略微的窘迫起来,随后上下打量她,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为防止他不信,沉落柒拽吊头上的发带,瞬间青丝如瀑布垂下遮住了半张小脸,这明眼人一看都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同哥哥一起过来做些小买卖。”意思已然非常明显,那个被官兵压在地上的阿荣便顺其自然的被人认定成了哥哥。

    哥哥是个哑巴,无法正常与人交易,这活儿只能妹妹来代替,但女子经商谈何容易,所以男扮女装合情合理。

    沉落柒说那带血的秽物是自己的,他也无从查验。

    女子的月事带,不沾血,还能沾什么呢。

    得亏沉落柒想的私密,她常年在外,练得一身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本事,那官爷也是没有想到一个姑娘家家的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见对方低着头似乎也是难为情的样子,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他板着一张脸,其中夹杂了稍许的尴尬,随后挥挥手,阿荣肩膀一轻,围着的人散开了。

    “去下一家。”那人走到门口,炯炯的目光回望扶着阿荣起身的沉落柒,眉头皱了皱,下一刻流水般的士兵消失在尽头。

    阿荣手臂感受到湿热的温度,再看她脸上并无其他的神情,若不是颤抖的手指细微的碰触,加上他常年练武都无法感知的。

    沉落柒感叹阿荣被抓没有出手,要是伤到那群当兵的,或许就没有这般好说话了,看样子他们也是临时受命,查了一宿,定是没有些许的耐心,不然一查到底,她几句好骗的话根本站不住脚。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