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辣文激情 > 勾引合集:那些楚楚动人的第三者

章节目录 066勾引乡下继兄(25)

    海棠本想故意说“不想”,可不知为何,怔怔看着苏源粗糙温热的手掌,话还未说出口,眼圈已经红了,泪珠“吧嗒”砸在苏源的手背,他一怔,连忙将她转过来急急地问:“怎么哭了?是不是不想让我碰你?别哭,我不打扰你就是了。”

    海棠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摇头。

    苏源见此,也不知道她哭到底是为什么,心里却仿佛被小虫子嗫咬,酥酥痒痒的,又有几分心疼。他只好松开手,从口袋里拿出卫生纸给她。海棠止住了眼泪,泪眼迷蒙中偷偷看了苏源一眼,见他目光殷殷,柔情流转,她心底升起久违的甜意,小声道:“没说不让你碰我……”

    苏源笑笑,她还是这个样子,口是心非让人恨得牙痒痒。

    “你怎么在这里打工?”海棠觑着他身上还未换下的衣服心疼地问。

    “哦,不算打工。这是我一个朋友开的店面,刚营业,人手不够,我这段时间每天过来帮帮忙,等着人手够了就不过来了。”苏源拿出几张优惠券给海棠,讪讪一笑,“你要是觉得好和你朋友再来。若是不好吃,就算了。毕竟不算是什么高档的饭店。”

    海棠端详着那些优惠券,轻声说:“挺好吃的,里面的海鲜粥很好喝。可是刚才点的面条一般……不如你做的好吃……”她后面一句很小声,也不知道苏源听到了没。

    “有时间和哥哥说会儿话吗?”苏源温言询问。

    海棠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

    苏源欣喜,回到饭店换了衣服,交接班之后就带着海棠去了附近一家甜品店,海棠中午因为苏源而没吃多少,现在便点了一份蛋糕。苏源坐在她对面,贪婪迷恋地望着海棠。海棠依旧美丽动人,几年前,她还是个小女孩儿,容颜上总是存了几分稚气,现在倒是有些成熟女人的风情,只是安静坐在那里,便好似一副无可挑剔的画作。

    海棠被他看得面红耳垂,微微别过脸嗔道:“你老瞧着我干嘛?”

    苏源低低地说:“很久没见到你了。”

    海棠垂下眼:“你一定觉得我很不好,是不是?走的时候也不和你说,去了国外都没联系你……”

    苏源握住她的手认真道:“不是,哥哥没怨过你。你离开是对的,你妈妈让你学业为重,你安心读书总好过继续和我纠缠不清。我们家那种情况,你也知道。”

    “你还在上学吗?”

    “嗯,读研。你呢?”

    海棠说:“我也申请到硕士了,马上开学。”

    苏源微笑说:“那很好。还是在国外吗?”

    海棠点头。

    苏源叹了口气,海棠见他没说话,飞快地看了他一眼,放下手里的叉子,揪着精美的桌布嗫嚅道:“哥,你是不是嫉恨我呢?我知道,我是个坏女孩儿,对不起你。”

    苏源本来是在考虑自己要不要申请交换生也去海棠所在的国家,只是其中开销有些大,冷不防海棠忽然这般说,他疑惑地看着海棠问:“我恨你做什么?”

    海棠嘟起嘴,眼底又浮起一层水雾,声音含了一丝哭腔,重复刚才的那番话:“我当时勾引你,然后害得你闹成那个样子……自己却一走了之,没有和你说话……你一定恨我了……”

    苏源笑了一下,心情倒是忽然好了不少,见她一直揪着那截桌布,干脆绕过来坐在她身边,移开他的手指放在掌心细细端详着。还是那样柔软白嫩的手指,纤细柔美,他依然能想起那年她穿着白衣仔裤在庭院里抱着吉他婉转清唱的时候,很漂亮,很青春,是他记忆力美好的一段画面。

    海棠没有抽出自己的手,苏源瞧了会儿对她柔声道:“不怨你,也不恨你。”

    “我是个坏人对吗?”海棠的心揪了一下,问出这个萦绕她许久的问题。

    苏源想要逗弄她,点了一下头。

    她见此,很是寞落,眼神瞬间没有丝毫光彩。

    苏源凑近些笑着低语:“可是哥哥喜欢啊。”他言罢,揉了揉海棠的青丝:“以前的事情不提了,那时候我们都还小,都有不对的地方。”他想和她说重新开始,又怕海棠已经不如从前那般喜欢自己,只好转了话题徐徐问道:“你现在住在哪里?”

    “自己住,自在一些。”她说了地址,就在附近。

    “现在回去吗?我可以送你。”

    海棠问他:“你呢?”

    “我也租了房子。离这里不算太远。”苏源看着外头人来人往,试探着问,“晚上有空吗?哥哥请你看电影去不去?”他和海棠以前从来没有像一对儿正儿八经的情侣那样好好在外头约会一次。

    海棠面上一热,抿着唇没有说话。

    苏源心里瞬间提起来问她:“你有男朋友了?”

    海棠睨他一眼,嘟囔着:“有了的话你要怎么样?”

    苏源想过这个问题,于是不假思索诚实地说:“那,和你从前那样,做你这里的男朋友好吗?不告诉你的正牌男友成吗?”

    海棠有些惊讶地看着苏源,她很了解苏源,少年时他骨子里有着超越同龄人的骄傲,可现在却肯低下头说这般话。他面色平静如常,眼底充满着忐忑和期待,甚至还有几分央求。海棠摇摇头惶然说:“哥,你不要这样……”

    “棠棠。哥还是喜欢你,没变过。”苏源只是和暖的笑,姿态放到了最低,丝毫不觉地这话有不妥之处,“若是你不再喜欢我了也没关系,你不要有负担。”这段感情,苏源的心始终有些卑微,自知配不上海棠,也想起来曾蔚那些话,海棠只是一时兴起,少年心性,时间久了,就好像是褪了色的老照片不知道扔在何处。而他实在没有可以吸引到海棠之处。所能做的也只是说着喜欢她,不曾改变,将那颗心放在她掌中。

    海棠住的地方是一处高档住宅区,苏源也是头一次来,他和海棠之间的差距并没有缩减多少。这些年苏源一直努力地打工挣钱,什么活儿他都接,学习也不敢耽误,不断竞争奖学金,积蓄一大部分都给外公外婆寄去了,过节回家看望几次,其他时间都留在学校或者出租屋。室友都说他活得像是个机器。可即便如此,他还是和海棠相隔那么远。

    她的小屋每一件家具、每一样摆设都是苏源不敢想象得。

    海棠弯下腰给他拿出拖鞋,苏源忽然问道:“你男友来过这里?”

    海棠摇头,眨眨眼嘟囔着:“我哪里有男友,在国外学习都没时间,还交男友呢。这是上回我弟弟过来,我给他买的。你看看合适不合适。”苏源穿上,有些瘦。海棠端详着道:“我待会儿再给你买一双。下次你再来可以换上。”苏源也没做声,心里却想着,也算是留下自己的印记。

    海棠答应和苏源去看电影,不过买的晚场,下午太热,海棠懒得动,干脆让苏源来家里吹吹空调,到了时间再去。苏源这几天忙活得有些累,本来是想和海棠多说说话,奈何实在困了,最后趁着海棠去厨房给他榨西瓜汁的时候阖上演,不知不觉睡了。

    醒来时,自己躺在沙发上,客厅里开着空调,苏源身上盖着一层毛毯。海棠坐在地面,正在一边喝西瓜汁一边看书。苏源笑了一下,海棠听见动静,猛地一扭头,西瓜汁顿时没拿稳洒在白色睡衣上。海棠懊恼地哎呦了几声:“真讨厌,我昨天刚洗了衣服。”

    苏源嗓音慵懒,满含笑意:“脱下来我给你洗。”

    “算了吧,扔洗衣机里就好。”她说着便要脱衣服,忽然想起苏源就坐在沙发上,立刻跑回卧室。苏源眼疾手快,一下子把门挡住也顺势钻了进去。海棠被他瞬间推压在门板上,他火热的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海棠。

    海棠紧紧闭上眼,虽然紧张害怕,却没有一点点推拒的动作,苏源的吻试探着落在海棠唇瓣上,小心翼翼,又有几分委屈和卑微,不断呢喃着“棠棠”。须臾,苏源在她的唇上碰触到咸湿的味道,他望着她,才发现不知何时海棠的眼泪又开始簌簌滑落。

    他心地叹息,海棠还是和从前那样,眼泪说来就来,自来水一般。

    “怎么又哭了?”

    海棠咬着唇瓣恍然使劲地摇了摇头。

    苏源抬起手给她抹了抹,却不料眼泪反而更多了,到最后,海棠双手掩面,放声大哭起来,指缝间泪水滴落在衣服上渲染了睡衣上那一大片红。苏源眼皮一跳,顿时心慌了,刚才还以为只是逗弄她,她紧张害怕,以前也会这样,但反而增添几分情趣。海棠极少在这种时候这般痛哭流涕得。

    苏源那点旖旎的心思都没了,将她打横抱起来,一起到床上坐下,拨开她的手指柔声问道:“棠棠,怎么了?和哥哥说……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海棠摇摇头,也尽力让自己平息下来,奈何一时间眼泪止不住,说话也断断续续得:“没、没有人、欺负我……”

    “那是怎么了?”苏源着急地询问。

    海棠的眼睛晶莹水漾,她望着苏源,眼底透出几许悲切,戚然道:“哥,是我对不起你……”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