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三国从忽悠贾诩开始

章节目录 第320章 主公,文将军投降了!

    “对对对,文将军还能被电!”

    众人一致的决定,得亏没让文丑听见,不然估计文丑得直接晕死过去,你听听,这他娘说的是人话么?

    这就都快抖岔气了,

    这群人竟然说还能电!

    也幸好此时张绣把电棍移开了,不然自己真的得直接被电死。文丑甚至已经感觉到自己要晕厥过去了。

    要不是他常年征战,身体异于常人,估计老早就昏阙过去。

    不过就算如此,他只感觉身上麻麻的,除了脑子能动,身体四肢是没知觉的。

    “欸,是吾害了文丑!”

    袁绍叹息,露出难受的表情。

    如今文丑落入张绣手中,而他又不能出寨救援,下场可想而知,恐怕必死无疑。

    “主公,您也无需自责。身为将军,战死沙场本就是他的宿命,想来文将军绝不会怪主公的。”

    沮授宽慰说道。

    “是啊主公,之前颜良将军战死时,文将军就说要同颜良将军共死,而如今也算是全了他的愿望。”

    “更何况,文将军铮铮铁骨,纵使死,亦无惧。”郭图也是抱拳说着。

    “汝等说的不错,文丑与颜良亲入兄弟,早就和我说过不求同生,但共死,只是可惜了我这员大将了。”

    袁绍摇头叹息,有些感慨。

    不过他清楚,文丑想来忠心,是那种,就算死,也不愿屈服的那种。

    ...

    另一边,

    “邢道荣那边准备怎么样了。”张绣收起嬉闹之色,反而尽显严肃。

    “刚刚传来消息,已经攻取东寨了,估计消息要不了多久就会传到袁绍这边。”赵云接话道。

    “嗯,让他全力以赴。”

    “另外,传令三军,等袁绍自乱阵脚后,正面给我一举冲破寨门,冲杀进去。”张绣声音森然。

    “诺!”众将齐齐应喝道。

    听着张绣与麾下众人的议论,文丑瞳孔瞪大,心中恍然,感情张绣在此只是为了吸引袁绍注意力?

    “那主公,这个文丑该怎么处置?要不杀了扔出去喂狗?”赵凡挑眉,看着文丑道。

    “也好,那就杀了喂狗!”张绣很是平静的说着。

    赵凡应下,抽出那森然的利剑,一步步向文丑走去,脸上带着阴狠的笑容,他要一刀结束了文丑。

    文丑:“!!!”

    你听听,这说的是人话么?

    文丑整张脸都绿了,这年头,想活着真鸡儿难。

    可是他还不想死啊。

    “唔,唔呜!”

    文丑感觉身体渐渐恢复控制。

    口中唔呜出声,身体更是如同蛆虫般一拱一拱。

    “怎么,死到临头了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张绣挑眉,打趣问道。

    “主公,无需理会此人,其与颜良二人皆乃袁绍麾下心腹大将,对袁绍更是忠心耿耿。”

    “如今颜良已死,其更是袁绍唯一值得信任的人,当直接斩之,如此必然能让袁军士气大跌。”

    张郃上前一步,抱拳建议道。

    文丑:“???”

    他瞪着瞳孔,愣愣的看着张郃。

    他自己小心脏有点扛不住,这吊逼说的什么话?什么叫忠心耿耿?老子已经做好投降的准备了好吧!

    蝼蚁尚且贪生,更何况他是人。

    而且张绣是谁,八成是天帝转世。

    投降给这种人,不丢人,说不定日后还能鸡犬升天。

    而且看张绣这架势,袁绍又得大败,倒不如投降得了。可是这张郃直接断了自己退路啊。

    “说的有点道理,斩了吧!”张绣点头,颇为认可。

    文丑嘴角抽了,挤出一丝自认为真挚的目光,谄媚道:“丞,丞相,实话不瞒你说,吾身在袁营心在汉,早就看袁绍不爽了。”

    “而且,吾与那颜良只是表面兄弟。”

    “还有,末将在河北还有些威名,若是丞相不弃,末将愿意归降丞相,为丞相先锋,扫平袁绍,匡扶汉室,一统天下。”

    “额,这个...”张绣迟疑了。

    后面,庞统略微皱眉,捏着下巴在文丑身上打量了一番,不由抱拳道:

    “主公,文将军勇武不凡,倒不如让他担任此战先锋,助主公击败袁绍。”

    张绣挑眉,目光看了眼庞统,四目相对,张绣读懂了一些意思,庞统这是想利用文丑最后一点军中的威望啊。

    袁军最出名的莫过于河北四庭柱。

    如今颜良战死,张郃高览投降,若是文丑也降了,袁军恐怕最后一点战意都没了。

    “归降倒也不是不行,不过为表忠心,你且单骑去叫阵,让袁军上下,都知道你归降了,能做到么?”

    张绣答应了,看向文丑道。

    “末将必不辱使命。”文丑兴奋抱拳,因为兴奋导致血液流动加快,让他四肢行动无助,本能的单膝跪地抱拳。

    他四肢竟然不麻了,

    心中更是打定主意效忠。

    这绝逼是张绣收回了给他施加的法术。

    “好了,去吧!别让我失望。”张绣挥了挥手,神情漠然。

    虽然只是普通的一句话,可这却让文丑更加激动,跟打了鸡血一样。

    “淦!”

    文丑只感觉满血复活了。

    乖乖,投靠天帝的感觉就是爽。

    完全就是没有压力,就是在拉胯也有人带飞那种。

    不过这次是他战,务必得打出他河北名将的威名,不过袁绍手下那群垃圾,还真没一个够手的。

    也就韩猛,牵招,淳于琼能走上几招,其他的,估计十合必死。

    骑上张绣给他的战马,文丑打马缓缓上前。

    ...

    此时,寨头上。

    包括袁绍在内,所有人都愣住了。

    文丑...骑马回来了?

    这,这是什么情况?

    “主公,文将军这是...”

    “主公,文丑这厮该不会投降了吧?”韩猛大大咧咧,凶着眉头高声喊道。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文丑对吾忠心耿耿,绝对不可能叛变。”袁绍言之凿凿,甚至面颊都赤红,暴喝道。

    任谁投降他都能接受,

    可是文丑投降他绝不相信。

    “可是主公,张绣这人奸诈狡猾,却安然无恙放文将军归来,这不太可能吧?”淳于琼也是皱眉说着。

    袁绍也是皱眉,这的确不太正常。

    他思忖,当即喊道:“我知道了,文丑定是虚以为蛇,哄骗了张绣,方才逃出魔掌。”

    众将听完,一个个吧唧下嘴角。

    这理由,他们反正是不信,八成是文丑这逼怕死降了。

    投降也很正常,后世袁绍败亡后,麾下大多数将军都归降了曹操,这也不算丢脸的事。

    说归说,他们一个个眼珠子却直打转。

    “主公,文将军为何归来,稍后一问便是。”沮授皱眉,他虽然不太信文丑会投降,可是事实让他不敢乱说。

    转眼,文丑已然临近。

    只不过,还不等袁绍欣喜说话呢,文丑却是先一步高举长枪,暴喝道:

    “袁绍狗贼,吾奉我家主公之命,特来取你级,若是识相,乖乖的就地受降,免得涂炭生灵。”

    袁绍瞳孔一瞪,整个人都是一晃。

    降了,文丑竟然真的降了。

    而且这才多久,就直接称呼主公了。

    转眼,还拿枪指着自己要取自己级,这尼玛简直欺人太甚。

    “文丑,汝这等吃里扒外的东西,吾不惜封你为统兵将军,最后汝却叛我,气煞我也。”

    袁绍要崩溃了,咆哮说着。

    “呵呵,袁绍啊袁绍,汝到今日竟然还没看明白,你究竟输在何处?也罢,今日吾且取你级,送与主公邀赏。”

    文丑冷笑,宣着这段时间的不满。

    他和颜良本来是不想掺和子嗣之争的,后来还是被拉下水,支持的袁谭,里面太多弯弯绕绕了。

    今日,他就算不降,回到邺城也没他好果子吃。

    而寨头的士卒,一个个也都茫然。

    河北四庭柱,死的死,降的降,这让他们怎么办?

    原本就打不过,现在倒好,自己这边主将都跑过去了。

    这尼玛打个锤子啊!

    “欸!这仗打的,真憋屈。”

    “几位将军都走了,人心散了。”

    “呵呵,原本以为此战能一举定天下呢,竟然...连别人边界都没攻破,二十万大军恐怕没几个能回去了。”

    一时间,营寨上,众士卒议论。

    原本百夫长还管管,到后来,他们也消极起来。这仗打到这一步,已经没有胜算了。

    剩下的几个统军将军,也就韩猛有点资质,其他几个,也就数千人的料,根本担任不起来大军团作战。

    “嘚,文丑,汝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主公待你不薄,你投降便算了,竟然还敢口出狂言,看吾韩猛斩汝级,清理门户。”

    韩猛顿时高喝,神情凝重。

    “呵呵,韩猛,就你这手下败将,看我挑你。”文丑冷笑,丝毫不把韩猛放在眼里。

    这人本事不大,口气不小。

    “主公,某去去就回。”韩猛高声说着。

    “好,如此关头方能看出人心啊,此战过后,吾定有重赏。”袁绍见韩猛主动请缨,很是欣慰。

    忠臣啊,这才是忠臣。

    随着韩猛下寨,郭图不由道:“主公,韩将军这种忠良,日后当重用。”

    “是啊主公,韩猛可比张郃文丑之流强太多了,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逢纪也是摇头感慨。

    “嗯,吾心中只有定夺。”袁绍点头。

    苏由郭援二人对视一眼,旋即齐齐抱拳道:“主公,韩将军固然勇猛,可文丑武艺亦是不俗。”

    “吾二人愿同韩将军三战文丑。”

    “好,汝二人有此心,文丑必死。”袁绍顿时来了自信,他原以为文丑败亡军心会涣散,

    没想到,文丑败了这群不敢吱声的武将一个比一个带劲,军心可用啊。

    “来人,且去牵我西凉上等良驹。”袁绍看向亲卫,高声道。

    “区区文丑,何须借马!”二人倒也豪横,主要还是换马太慢了,二人当即下寨。

    豪气,果真豪气。

    三人合围文丑,料想文丑必败无疑。

    让他还敢在自己面前叫嚣。

    转眼,三人已经拨马出寨。

    一个个挺着刀枪,看上去凶神恶煞,猖狂的一批。

    “呵呵,三人一起是么?就算再来三人,吾亦无惧。”文丑有些兴奋,手中长枪擎天喝道。

    今天,是他归降战,

    必胜!

    “哼,汝休得猖狂,看吾等斩你。”韩猛提着大刀,暴喝说着。

    听着下面呼喝声,袁绍只感觉有些兴奋,抬手高喝道:“擂鼓,擂鼓,为三位将军提气。”

    语出,只听咚咚咚鼓声大作。

    此时,在无数人的注视下,三人冲了过去。

    文丑为了表现自己的自负,他竟然勒马立在原地,一对眼眸却紧紧盯着来将,随时要给与致命一击。

    只不过...

    韩猛几人路线不太对劲。

    “???”

    “喂,你们是不是跑歪了,我在这呢!”文丑左右看了眼,有些懵逼。

    因为这三人皆是绕开自己三五丈距离,向后面跑去。

    他整个人都傻了。

    这尼玛现在打架都这么打的?

    “文胸,不歪,不歪!”韩猛豪爽笑着。

    仗都打成这样了,兵无粮,将多降,他们也不傻,继续坚持下去,估计必死无疑。

    与其这样,倒不如早日谋个出路。

    当然,这些是武将的心声。

    文官可都不是这么想的,文官依附袁绍很少会投降,后世和曹操打也是这样,武将投,文官不会投。

    因为袁家世族之,他们死也死在袁家手里。

    武将主要本就被世家排挤,投靠曹操才能更好的挥。

    寨头上,

    袁绍:“???”

    袁绍一时间没看懂,用着懵逼的语气道:“他们这是做什么?文丑在中间,他们为何向两边冲去?”

    “父...父帅,他们...好像也是去投降的!”袁熙在一侧咽了口唾沫,刚才他还有些感慨,

    这现在,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几个吊逼竟然也是去投降的。

    亏他们刚才还大义凛然,让人以为真是去杀文丑呢。

    “去投降的?”袁绍蹬蹬后退,脸色白,一口心血堵在胸口,气死他了,当真气死了。

    而旁边,那些个武将一个个捶胸顿足,后悔呐,如此光明正大投降的机会他们都没把握住。

    “报~,主公,东寨遭到刑道荣偷袭,如今兄弟们死伤惨重,而且无人组织补救,东寨恐怕要守不住了!”

    不合时宜,一道斥候声响起。

    “噗!”

    一口心血喷出,袁绍萎靡不振,瞬间如同苍老好几岁一样,再也没了精气神。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