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凶猛道侣也重生了

章节目录 第四百九十九章 天刀斩真神

    天地光芒呈现。

    所有人都知道是流火明目张胆抗衡三大势力。

    很多人都很好奇,三大势力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此时虫谷严阵以待,观察着无尽大山,一旦有人动手。

    立即清除。

    不管对方是不是三大势力的人,他们都无所畏惧。

    虫谷,不怕他们。

    剑一峰的剑也悬在高空,就担心有人出手破坏祭坛。

    一旦破坏,就可能失去资格。

    如此让他们如何承受的住?

    他们剑一峰是他们可以随意拿捏的?

    道宗同样如此,力量覆盖在道宗周边。

    但凡有不对的人出手,他们就会察觉。

    确保己方祭坛无碍。

    不过这些光,究竟代表着什么,他们也无法知晓。

    前往的地方也无法看透。

    好像去往了海外,而去海外什么地方,无从得知。

    凝夏看着天际,现巧云宗的祭坛,并没有启动。

    感觉被轻视了。

    不过流火应该只是试探,还没有正式开始。

    那么三大势力是怎么想的?

    凝夏看着远方,她在想,如果三大势力动手了,会如何。

    应该会引起大战。

    乔家乔无情看着天际,内心松了口气。

    目前没有他们,想来不会被针对。

    大长老望着天际,他能够感觉到,光中有特殊力量呈现。

    绝非寻常力量。

    “前奏来了。”玖的声音传到了二长老的耳中。

    二长老看着天际道:

    “前奏?会打起来吗?”

    “那要看三大势力的选择了,攻打顶级势力明显不切实际,唯一的可能就是合力攻打祸乱古城。”玖开口说道。

    二长老没有在意,祸乱古城他们应该不会去,之前的恐怖气息,让他们有不少戒心

    看着光,太一仙君动用了力量。

    试图拦截高空中的力量。

    然而,没有任何作用。

    “跟我们收集的力量一样。”太一仙君皱着眉头。

    “要么毁掉祭坛,要么去祸乱古城,那里应该是一切的核心。”紫薇仙君看着前方说道。

    太一仙君沉默了片刻。

    他们都知道,毁灭所有祭坛不切合实际,因为修真界顶级丝毫不弱。

    他们三方哪怕倾巢而出,也没办法短时间解决。

    毕竟他们所有人都是重创。

    如果没能解决

    后果不堪设想。

    一切努力可能毁于一旦。

    更别说有些地方根本不是他们可以涉足的。

    海妖,净土,完全无法插手。

    这些地方有建造祭坛,他们是知晓的。

    而就在他们正在思考如何应对时候,突然间原本隐匿起来的三颗星辰,突然亮起了起来。

    无形的力量开始往那三处光芒汇聚,好似要去吸收那些力量。

    太一仙君,冰海女神,芯火古佛。

    三方全都愣住了。

    他们现帝尊等三位,居然想要吃掉流火汇聚的力量。

    这

    果然不是他们这种等级可以干涉的,但是必须为那三位提供更强的力量。

    这一刻三大势力,将能动用的甘露余泽,全都往三个岛屿汇聚。

    为星辰加持力量。

    轰!

    星辰光辉在天际汇聚,直接涌向剑一峰三处顶级势力。

    大长老立身高空,他的压力骤减。

    但是怎么看流火的手段,都有些不妙。

    此时。

    祸乱古城。

    6水看向天际,看着帝尊三方力量开始吞噬他的甘露余泽。

    没有理会,而是看向空冥海域,看看天生神,是否还有余力。

    那边一点反应都没有。

    夜里,6水依然在观察。

    但是天生神依然没有任何行动。

    看来确实不行了。

    至于高空的较量,目前三颗星辰确实占了上风……

    “怎么回事?都这么久了,为什么流火没有丝毫反击的迹象?”

    巧云宗凝夏看着天空有些意外。

    流火名震修真界,实力群。

    手段无双。

    次次都是出风头的存在。

    这次怎么回事?

    力量都要被吸收了。

    红素这次也在,她不理解。

    老祖怎么突然关注上流火了。

    以往虽然知道流火了得,但是并没有那么上心。

    “老祖,流火要做什么?”红素开口询问。

    凝夏回头看了红素一眼,随后道:

    “帮6家,抵抗大敌。”

    红素有些意外,流火是站在6家那边的?

    “现在是流火处于下风?”红素问道。

    她能看出大概,但是老祖应该能够看出更多。

    “不止下风,看起来束手无策。”凝夏开口说道。

    她完全不理解,那种力量汇聚起来应该没有那么容易。

    现在被吸收,流火居然无动于衷。

    是有后手,还是出乎预料?

    “流火这么想的?”

    道宗禁地看着天际,传出疑惑的声音:

    “再这样下去,这些力量就要被吞噬殆尽了。”

    “流火败了?还是他失误了?”又有声音响起。

    “无法确定,但是怎么看都不像好事。”

    “流火负有盛名,不应该这样的,他次次出现,都是以绝对身姿,碾压一切,这次”

    “就怕他徒有其名。”

    “我们选错了?”

    “静观其变吧,再等等。”

    “我们这边的力量被吞噬很多了,这三颗星辰在壮大。

    流火没现吗?

    再这样下去,他要败吧?”

    剑一峰的人也是不解。

    南川看着天际,他也无法理解。

    如此下去,流火难说会如何。

    目前情况是否出他的预料,也无法知晓。

    唯一能够做的,便是等待。

    看看后续如何

    虫谷的人不在意这些,最后给报酬就行。

    别不给钱。

    他们说什么也要让对方付出代价。

    让人白干活,太不是人了。

    至于流火到底要做什么,他们都不管,成败与否对他们不重要。

    毕竟他们跟流火不熟悉,也没有任何恩怨纠葛。

    顶多就是交易

    整个修真界都盯着夜空,因为三颗星辰在不停的绽放光芒,黑夜被点亮。

    很多人都被迫关注了高空的较量。

    他们知道,那三颗星辰稳稳压制了那三股气息。

    一些知情的人,都明白那三股气息来自流火。

    “原来流火并非无敌。”

    “虽然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但是现在好像被压的没办法了。”

    “对啊,再这样下去,感觉要被吞噬殆尽了。”

    “不过那三颗星辰到底是什么?”

    没有人知道。

    但是他们知道,流火要败了。

    属于流火的传奇,要画上了句号。

    剑起他们看着天际,一晚上了,天空没有任何变化。

    南城保安室同样有保安望着天际,有些叹息.

    “少宗主不会真的没有其他手段了吧?

    是失误了还是怎么了?”厉千尺看着天际有些担忧。

    少宗主要是倒了,他们隐天宗要完蛋。

    宗主不出,他们就指望少宗主了。

    不然又得躲好多年。

    “不至于,少宗主不可能败的。

    而且还有少夫人,现在说少宗主败了,言辞过早。”魔修禾雨叶看着天际说道。

    “也是,才刚刚刚开始,就是不知道少宗主后续要这么做。”厉千尺说道。

    “不知道,但是”魔修禾雨叶看着三颗星辰道:

    “感觉天地都要扭曲了,那三颗星辰的光看就让人有一种莫名的恐惧。”

    厉千尺表示理解。

    他们虽然知道少宗主跟少夫人了得,但是这三颗星辰,确实有些出他们认知,后续究竟会如何,真的难以预料。

    希望少宗主别在这个时候谦虚让步。

    整个修真界都看着,一朝败落,名望一落千丈。

    他们也将非常危险。

    少宗主了得非常,但是没有真正的杀伐战绩。

    并不会所有人都会有畏惧心

    烈日当空。

    三颗星辰力量将剑一峰等三处地方冲出的力量,围住吞噬。

    在这般下去,必定将甘露余泽吞噬殆尽。

    太一仙君等人看着这一切,一时间也感觉流火或许真的没有资格跟帝尊他们三位较量。

    可是

    之前祸乱古城的事,历历在目。

    那个人是有这个资格的。

    或许一人无法对抗三位?

    没有多余的动作,而是看着天际,等待流火后续手段。

    总归是有后续手段。

    不然要那么多祭坛做什么?

    6家也在关注这件事。

    但是不管是大长老,还是二长老,都有些看不懂。

    二长老问了玖,但没有得到明确的答复。

    “看着就是了,这样你就知道,那三位到底有多么强大。”玖看着二长老说道。

    二长老无法理解。

    这种强大的存在,为什么非要针对一个小孩?

    真的有必要吗?

    祸乱古城。

    6水收回了目光。

    看来天生神没有什么大动作,那么暂时不用在意,敌人只有三位。

    那三位应该也准备好了。

    尤其是神眷艾丝,哪怕她没有传出消息。

    但是或多或少能够感知到危机。

    是的,危机。

    这三位不是无敌。

    尤其是还未苏醒状态,本能的会察觉危机。

    不然为何会主动出手?

    就是在担忧,在畏惧不死族。

    “诸位前辈,准备好了吗?”6水看向身后广场问道。

    此时广场上站着大量的不死族。

    他们身穿战甲,是他们不死族的独特战甲。

    为的是顾里。

    所有人都知道,今天他们将彻底解脱。

    从这个世上永远的消失。

    但是,没有任何不甘心。

    该做的他们都做的,所有的遗憾都在前两天完成了。

    那真的是很开心,很值得回忆的日子。

    他们以前本可以过这样的日子。

    可惜

    无法重来。

    所以,他们需要背负起自己的罪孽。

    “随时可以出。”顾里开口说道。

    他的声音很平静,但也带着战意。

    这次要面对谁,他知道,毫无畏惧,甚至有些兴奋。

    在顾里声音落下,整座城开始起了光亮。

    6水转身面对所有人,微微行礼道:

    “后面就拜托诸位前辈了。”

    不死族所有人同样低身行礼,整齐的声音随之传出:

    “多谢6少爷为我们弥补遗憾。”

    6水起身随后掐诀,属于他的声音瞬间传递整个祸乱古城:

    “那么,诸位前辈,去绽放属于你们的光芒吧。”

    力量开始涌动,随着6水的手缓缓按在前方的符文前。

    无尽光芒从祸乱古城冲天而起。

    轰!

    光辉绽放,冲破天际。

    强大无比的力量,在高空扩散。

    轰隆!

    雷云滚滚。

    风云涌动,烈日被力量遮蔽,天地之光被这股力量取代。

    整个修真界都被力量覆盖不见天日,独见这冲天光辉。

    “生什么事了?”

    “天一下黑了,有异象出现。”

    “不过是之前那种情况吧?”

    “不知道,但是感觉有一股可怕的力量在延伸。”

    这一刻整个修真界都有些诧异。

    烈日消失,取而代之的居然是冲天光辉。

    这是怎么回事,他们都无法知晓。

    但是一些人知道,流火终于出手了。

    “一定是少宗主出手了,我就说少宗主怎么可能失败。”厉千尺有些激动道。

    “你还是吃你的点心去吧。”禾雨叶说道。

    她看着天际一时间无法确定怎么回事。

    但是天际边缘好似有一股让她畏惧的力量。

    而就在此时,她前方突然出现了一道光。

    是祭坛的光。

    光芒开始冲向天际。

    这一刻,不仅仅是他们这边。

    整个修真界,四面八方,全都有光芒冲向天际。

    乔家方向,百花谷方向,零零散散的大山方向。

    大海深处,海之尽头。

    虚空空间。

    光芒无视一切,往高空汇聚。

    无数光芒照耀天地,代替了天地的光芒。

    这一刻光芒成功汇聚,好似组成了一方遮蔽天地阵法。

    而之前被吞噬的力量,直接开始延伸。

    一直往三颗星辰方向延伸。

    不过刹那之间,原先无根无迹的星辰直接被力量连接到。

    一瞬间,三颗星辰被纳入了天地阵法之中。

    这一刻,所有人瞬间明悟。

    原来这就是流火一直打算的事。

    他故意让力量被吞噬,从而找到前往三颗星辰的道路。

    简直匪夷所思。

    “真的有些可怕。”凝夏看着高空一切。

    流火之名,震动修真界,所作所为出设想。

    不是没有道理。

    这种阵法,根本不是普通了可以理解的。

    而且居然能强行拉三颗星辰归纳到他的阵法中。

    这就是6家的少爷吗?

    所有人都被骗了。

    废少

    万古第一天骄。

    谁能想到?

    “但是他要如何对付三颗星辰?”

    这不是纳入阵法就可以,需要强大的力量。

    越大道者的力量,甚至6无为都无法做到。

    是的,不仅仅凝夏又这种疑问,其他人也有,流火要怎么对付三颗星辰?

    而在他们疑惑时,好似听到了天际有脚步声传来。

    “老祖,你看。”红素指着天际光亮处。

    这个时候,那照耀修真界的光亮处,有一群人从中出走。

    每个人身上都带着恐怖的血气。

    最前方的一位,更是恐怖无边。

    这

    根本不是大道者。

    所有人都感知到对方的可怕。

    剑一峰,巧云宗,道宗,虫谷。

    哪怕是三大势力的太一仙君他们,都察觉到了,这个人绝对跟6无为一个级别。

    如此可怕的人,流火究竟从哪里找出来的?

    整个修真界,真的还有这般可怕的存在吗?

    有。

    因为他们看到了。

    他们看着天际,明知道这是流火的手段,也感觉匪夷所思。

    那是实打实的力量,完成越了他们现有的所有力量。

    但是他们知道这个人不是流火。

    那么他是谁?

    就在他们还在疑惑时,一道声音响彻整个修真界:

    “不死族,顾里。

    时隔无尽岁月,以全族之力,挑战你们三位。”

    轰!

    这声音震慑万物,镇压一切弱者。

    不管是远古大道者,还是如今大道者,唯一有资格不被镇压的,只有6家大长老一位。

    “不死族?难怪如此,难怪当时感觉祸乱古城那般恐怖。”太一仙君有了明悟。

    冰海女神也明白了过来。

    难怪祸乱古城不是他们可以进的地方,原来里面有如此可怕的强者。

    天女宗的天女掌门看着天际,她听到了,也看到了。

    那便是她的先祖。

    全都是。

    这一刻所有人都感觉到了,那些人跨越了天际走到了天地阵法之中。

    落在一处节点上。

    空冥海域上空。

    不死族踏破距离,来到了此处。

    无尽的光芒,汇聚在他们身上,为他们加持力量,为他们打破极限。

    蓝夜国的光辉,海妖一族的无尽祭坛,全都成为了不死族的力量。

    顾里低头看向空冥海域,好似在与人对视。

    一边的海妖一族,默默的不敢开口,太强了。

    吼!

    一声怒吼,从顾里口中迸而出,震动空冥海域。

    海水翻滚,破碎一切力量。

    砰!

    那望过来的目光直接破碎。

    至此,顾里把目光看向三颗星辰中的其中一颗,那是神眷艾丝的星辰。

    “艾丝,来战。”顾里的声音又一次传出。

    他带着不死族,径直往艾丝那颗星辰而去。

    天雷滚滚,积云破碎。

    不死族如同一道光,冲破一切,往艾丝所在而去。

    看到这一幕的冰海女神坐不住了,这个时候必须做点什么。

    “去试着阻拦他。”

    说着冰海女神走出了湖泊,不仅仅是她,就是光明神,黑暗女神全都出动往天际而去。

    他们不可能赢,但是怎么也不能就这样干看着。

    只是当他们即将到达他们真神星辰位置时,一道圣洁的光绽放,光芒覆盖在他们身上,阻止了他们的步伐。

    随后光将他们推了回去。

    “你们不是对手,我来。”

    圣洁的声音传递而出,天地礼赞,真神威能。

    “这是”

    一时间三人激动无比,真神苏醒了?

    虽然只是一缕意识,但是确实是苏醒了。

    “谨遵神谕。”

    三人第一时间往原来位置退去。

    在他们退去的那一刻,属于艾丝的星辰,缓缓走出一道人影。

    在她周边跟着一些身影,是力量的化身。

    她长垂落,好似穿着长裙,看不清面容。

    她的光辉照亮整个修真界。

    一个个都有些不可思议。

    她站在那里,就好像周边一切都在赞美她。

    凝夏一时间有些明白了,明白了为什么6无为为什么无法解决这个问题。

    因为他面对三颗星辰,都不是大道。

    那是完全出大道的存在。

    这要怎么赢?

    道宗,剑一峰,虫谷,所有人都看着高空。

    不死族如同一道光往星辰那个身影而去。

    常规大道之上的力量撞击,他们很想知道,赢者到底是谁。

    下一刻光芒撞击!

    轰!

    恐怖的力量直接让一些修为不够的人,闭上了眼睛,低下了头。

    仿佛在这种级别的力量前,他们甚至都无法关注。

    稍有不慎,便万劫不复。

    而能够看到人,死死盯着。

    他们看到,不死族顾里,跟艾丝以自身力量撞击。

    周边各自力量不停碰撞。

    顾里盯着眼前着光的艾丝,道:

    “今日,有人为我加持,我要斩你们三个。”

    “虽然我只有一道神力,但依然不是你,或者你背后的人,可以阻拦的。”艾丝微微动了手指,强大的力量开始呈现:

    “我的攻击你挡不住,我的防御你攻不破。”

    “是吗?”顾里站在原地,看着艾丝,看着周边足以镇压他力量,眼中有无边战意,他左手往地面一伸:

    “盾来。”

    声音落下,大地之力开始呈现,片刻之间,便在顾里左手上汇聚出一面盾牌。

    如此,顾里右手伸向高空,传出低沉声音:

    “刀来。”

    这一刻苍天之上汇聚力量,一柄长刀出现在顾里手中。

    “艾丝,现在我能否挡住你的攻击,又能否破开你的防御?”这一刻天刀挥动,力量汇聚。

    百万祭坛为顾里加持,无尽的力量开始打破限制。

    刀起天地失色,万物停滞。

    天刀无情,斩万古强敌。

    轰!

    这一刻天地仿佛只剩下了那一刀,穿透了一切,破碎万物的刀。

    刀落。

    力量止息。

    冰海女神等人望着天际,他们想看看他们的真神,有没有挡下。

    但是很快,他们就惊恐的现。

    属于他们真神的身影,出现了裂痕。

    “没想到,真神陨落之后,你还能拿起大地之盾,上苍天刀。”艾丝看着顾里,圣洁的声音带着感慨:

    “我很好奇你背后的人是谁,居然能够做到这种地步。”

    给她一种掌控天地的感觉。

    绝非弱者。

    “他会去找你的。”

    顾里收刀,往第二颗星辰走去。

    下一刀,斩佛门佛陀。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