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科幻 > 玩家凶猛

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 降临

    咔啦咔啦

    真理之侧的长袍下方延伸出十余条手臂,每条手臂都在诡异扭动,释放不同法术。

    加坠落,重力放大,隐瞒真实,强效次元锚,法术吸收,强化壁垒

    五颜六色的法术光环,笼罩在星质茧上,加固星质茧,并尽可能削弱被“束缚”在其中的雅威。

    而真理之侧的脑袋后方,则浮现出八个装满了幽蓝色液体的椭圆形鱼缸。

    这些鱼缸里所盛放的,都是最为纯粹的灵魂能量,可以用来补充每分每秒正在以夸张度飞快燃烧的灵力。

    咚!

    音爆声炸裂开来,断了一臂的失控,跟在星质茧上方,一拳又一拳地捶打着关押着神明的漆黑之茧,将其向下方击打而去。

    他的力量释放极为精巧,既能保证星质茧加下坠,又不会损伤到星质茧本身,增加队友消耗。

    然而

    嗡!

    一道强烈光束从层层叠叠的星质茧内部,激射而出,

    真理之侧身躯骤然一僵,

    他背后的八个椭圆形鱼缸,水位齐齐下降了六分之一,

    上万人份、足以推平整座现代城市的巨额灵魂能量,在这一击之下轻松消磨殆尽。

    更糟的是,光束炮贯穿了失控的肩膀,贴着锁骨一路延伸,直接将他的脖子撕开。

    失控的身躯瞬间失去动能,被光束炮余波裹挟,冲向天空。

    杀生院挥下湍流匕,闪现去追逐失控残躯,

    但星质茧顶部,正在被光束炮一点一点撕裂。

    “夔牛!!”

    丁真嗣大吼一声,山海机甲的关节处骤然延伸出漆黑血肉,瞬间覆盖金属部件,令夔牛机甲体型膨胀三倍有余,变成十米高的半异兽半机械形态。

    咚!

    夔牛机甲,或者说夔牛本身,伸出双手盖住了星质茧顶部的破洞,强行堵住光束炮,

    同时机甲背后的矢量喷口全力喷烈焰,载着星质茧急下降。

    嗡嗡

    一道,两道。

    越来越多的小型光束,在星质茧表面撕裂出一道道开口,

    夔牛体表的雄厚妖气,根本无法阻挡那漏来的致命光束,身上瞬间多出十余道伤痕。

    一旁蚁王见状,紧咬牙关,敕令所有蚁群如飞蛾扑火般,冲向并堵住星质茧裂口。

    个体实力顶多相当于第二梯队玩家的蚁群,在光束面前根本不堪一击,然而当蚁群被光束融化时,它们的血肉却呈现出凝胶质地,为其他人争取到了三秒钟的时间。

    这三秒钟的间隙,足够真理之侧从虚空中取出更多灵魂能量,维系危在旦夕的星质茧,并且由荒狮接棒丁真嗣,推动星质茧向下方加垂降。

    四万米,三万米,两万米。

    过于急的坠落,甚至令星质茧底部都呈现出高温灼烧的暗红色。

    终于,一万米,到了。

    真理之侧汲取掉鱼缸中最后一部分灵魂能量,强行控制星质茧向下打开缺口。

    他已经通过心灵链接,知道霍恩海姆已然做好了准备,

    更重要的是,随着双方距离拉近,霍恩海姆之前撕毁掉的汲源凝视链接,正在进一步加强,源源不断从雅威那里汲取能量。

    就是现在。

    地表,霍恩海姆的眼眸中绽放出强烈光芒,他撕毁了第二张史诗卷轴,念诵起了蛮荒咒语。

    【技能卷轴名称:湮灭奇点】

    【属性:消耗型,使用一次后消失】

    【类型:奥术】

    【品质:史诗】

    【特效:万物湮灭。施法者念诵咒语,献上祭品,然后指定一个目标,在目标附近瞬间创造一个作为全新位面的奇点。该奇点将对目标(无论目标为何物),以及目标所附带的物品,产生根源层面的吸取力量。若目标被吸收进奇点内,则奇点将瞬间消失,同时,奇点所吸取的所有物质也将永远消失】

    【消耗:1oooo点灵力值,2ooo点理智值,2ooo点体能值,全属性永久下降1o点】

    【冷却时间:无】

    【使用条件:拥有‘传奇法师之证’】

    【备注:献上的祭品越多,奇点效果越强】

    【备注:被湮灭目标将不保留任何痕迹,无论是复生术、高级复原术、许愿术、奇迹术或者任何使得时间倒流的法术,均无法召回目标或其携带物】

    【备注:你知道么?构成你,我,尘世间一切人和事的物质,最初都来源自恒星于宇宙熔炉中的某次喷。而我们终将皆归于事件视界,融为一点,不管曾经有过爱,抑或恨】

    伴随着卷轴撕毁声响起的,还有霍恩海姆手中爆裂燃烧的沙之书。

    为了能最大催动湮灭奇点的形成,他直接献祭掉了包括沙之书在内的数件道具,

    而已经从灵能网络中知晓奇点情况的众人,在瞬间分散开来的同时,也将物品投入到霍恩海姆脚下的魔法阵中。

    狴犴铠,夔牛机甲,骑士长枪,天干地支星图

    史无前例的、由上千道极端复杂的符文圆环嵌套而成的魔法阵,徐徐旋转,终于开启。

    于是,当雅威走出崩裂解体的星质茧的瞬间,一颗黑色的、渺小如尘埃的点,出现在了他的前方。

    那颗点漆黑如墨或者说,漆黑这个形容词是错误的,

    它本身没有任何颜色,只是因为有着恐怖引力,连光线都能吸收,因而显得黑暗深邃。

    空气被瞬间抽离,连光线都遭到扭曲,二十万米高的参天大树咯吱作响,巨量树皮木质从树干中强制脱落,飞向奇点。

    而这,仅仅只是奇点的余波而已它散出的无穷引力,主要针对雅威。

    “”

    面无表情的闪族之神,悬浮于半空当中,他似乎也意识到面前那颗不断膨胀扩张的黑色光点的威胁性,抬起手掌,朝着前方一抹。

    光。

    无穷无尽的光芒笼罩了世界,

    天空中降下漫天光雨,朝着湮灭奇点洒落。

    任何只是稍稍接触到光雨的物体,不管是参天大树的繁茂树冠,还是夔牛机甲的金属铠甲,全都裂解粉碎,化为轻烟。

    然而,遭到光雨轰炸洗礼的奇点,仍悬浮于原处,稳定,静谧,周围环绕着急旋转的光线所凝聚成的光环。

    那是事件视界,一旦踏入其中,就再无挽回余地。

    啪

    汲源凝视的时间限制已至,一直汲取着雅威本源的灰线链接终于中断,

    恢复了实力的雅威,没有去处置那些造成自己困境的恼人虫豸(事实上所有玩家在奇点形成的一瞬间,纷纷逃窜至极远处,或凿入地底,或依附于树干,竭力抵抗着奇点的恐怖引力),

    而是平举起了双臂。

    嗡!!!!

    雅威的手臂中,爆射出太阳一般的光束,推动他向后方退去。

    一米,两米

    双方在高空中无声抗衡,雅威竟然逐渐脱离了奇点引力,朝着漆黑如墨的奇点渐渐远离。

    连黑洞都无法奈何他么?

    地上的霍恩海姆等人脸上露出绝望神情,一旦湮灭奇点,吸收够了与目标等额的本源,它就会自行消失。

    属于凡人的胜算,正在急跌落。

    “呼呼”

    万米开外,利爪深深嵌在泥土当中以抵抗黑洞引力的荒狮,看着逐渐脱离奇点束缚的雅威,视线焦距逐渐模糊。

    果然,凡俗生命,无法与神明抗衡啊

    那就只剩,最后一种办法了。

    荒狮惨然一笑,腹中妖气徐徐运转,将自己在司命之战巨人体内所吞噬的圣者血肉迅消化。

    来自乱七八糟神明圣者的神性,在他体内左冲右突,令荒狮体表皮肤皲裂碎开,仿佛下一秒就要崩溃解体。

    好在,他还没有死。

    数道魂魄浮现在荒狮背后,他忠诚的妖将们,在死后依旧将魂魄交付于他,宁愿化为永无转世希望的伥鬼。

    妖将魂魄们,为荒狮送上了最后一丝信仰之力,帮助他消化腹中杂乱神性,

    最终,凝聚在荒狮口中。

    无数神性融汇而成的纯粹能量,喷薄欲出,

    荒狮仅仅只是张开了嘴巴,就让脚下岩层凭空沉降数米。

    “吼!!!”

    终于,大地崩塌,穹顶撕裂,融入了无数神性的狮吼,隔着万米距离,朝着雅威的方向轰去。

    这一吼,耗尽了荒狮体内的能量,他的眼眸迅褪色,失去神采,原本雄壮健硕的兽躯如风中残烛一般朝前倒去,差一点没能抓稳地面,被奇点引力隔空抓走。

    成功了么?

    视线的突然模糊,令荒狮无法看清万米开外生的事情,

    甚至于,当利剑贯穿他的胸口时,他也用了足足两秒钟才反应过来他的胸膛被人用燃烧着火焰的利剑自上而下贯穿,

    而站立在他背上,正用怒不可遏、直欲用双眼喷无穷怒火杀死他的凶手,是一名天使。

    银盔银甲,背负六翼,头顶光环,手执炎之剑。

    米迦勒?

    不,不是米迦勒。

    荒狮的迟钝思维,辨认出了对方的长相,那是在魔葵世界出现过的,名为加百列的天使。

    加百列一挥炎之剑,将荒狮的身躯拦腰斩断,

    荒狮并没有当即死亡,尽管他的内心已被绝望所吞没伴随穹顶破碎而降临的,不止是加百列,还有另外六位长有六翼的炽天使。

    其中一位,为雅威挡下了那一记狮吼,身躯瞬间被奇点引力所捕获吞没,消失不见。

    那是雷米尔?

    荒狮脑海中闪过那位天使的名字,

    从破碎穹顶中坠落的天使共有七位,加百列,芜劣,拉斐尔,拉贵尔,沙利叶,雷米尔,以及来自于地球的米迦勒。

    他们都有着同样的六翼与光环,唯一不同之处在于,米迦勒的六翼残破不堪,银色铠甲上满是深邃剑痕。

    “背叛信仰的渎神者!”

    踩踏在荒狮背上的天使,朝着米迦勒怒吼咆哮,“你拖住我们,就是为了让这群虫豸去伤害、去亵渎你的造物主吗?!”

    “”

    身负重伤的米迦勒以沉默回应对方的叱责,随着六翼天使长们的到来,他们散出的无穷光芒压过了湮灭奇点的黑暗,

    尽管奇点本身依旧无法摧毁,但只要往其中投入足够多的本源,它依旧会有满足并消散的那一刻。

    奇点,对于雅威的引力,正在缓慢削减着。

    “你们,为什么,还要信仰他?”

    米迦勒凝视着自己名义上的天使“同胞”,缓缓开口问道,“他早已没有了人格与自我,只是个徒有其表的空壳,

    选择、感召我们的原因,也不是创造者的父爱,

    只是,病毒的,本能。”

    “住口!”

    一位六翼天使厉声叱责道:“他是我们的神,我们的父,是一,是万,是初始,是终结。

    出生于不同世界的我们,生来就应为他而战,

    为了让亿万个世界,亿万兆生民,沐浴在他的光辉之下。

    再也没有那些肮脏堕落的野神旧神阻碍。

    我们的造主,为了赢下这场战争,牺牲了一切,

    而你却被堕落蛊惑,沉沦至不可测的深渊,应坠入火海受永世磨难。”

    “无法沟通么”

    米迦勒沉默了一下,脑海中浮现起人生的过往。

    她应当是神的忠诚仆人,在她这一世,上一世,乃至三十世之前,她就是神最耀眼的战士。

    但,比起为神征战千年,将火雨洒向那些不愿向神明屈服、乖顺献上信仰之力的亿万异教者,

    她更愿意沉浸在这一世的人生里,哪怕没有强大力量,哪怕只是个出生在科西嘉岛半山梯田农户中的普通少女。

    哐啷。

    米迦勒摘下了银色头盔,随手丢在地上,露出了头盔下方挂着宁静表情的脸庞。

    然后,她扇动羽翼,朝着雅威开始了冲刺。

    六翼汹汹燃烧,手中炽之剑烈烈爆燃,焚烧一切。

    其余的六翼天使们意识到了她的意图,加百列甚至来不及将荒狮这一渎神者的头颅切割下来,直接扇动羽翼,朝米迦勒对撞而去。

    轰!!!!

    对撞中心升腾起了无穷光热,

    已然耗尽气力、待在地表的玩家们,不得低下身躯,躲避那摧毁所有阻碍的冲击波。

    在雅威侧方千米处,

    米迦勒的炽之剑,砸在了加百列的炎剑上,令后者身形巨颤,几乎要崩裂解体,

    而作为代价,她背后的羽翼被其他天使长们尽数砍去,露出洁白无瑕的骨茬。

    “这就是,渎神者的命运。”

    身形颤抖近似消散的加百列,冷漠地凝望着曾经的天使同僚。

    而米迦勒,则露出了微笑,“这就是,我们的命运。”

    她猛地挥动炽之剑,那把燃烧着火焰的利剑,在空中撕裂出一道璀璨光幕。

    那是星门。

    地表的玩家,乃至包括加百列在内的一众天使,不敢置信地看着那扇星门瞬间展开,从中闪出了一道人影。

    素霓笙。

    她的表情依旧风淡云轻,左手攥着一把染血朴刀,右手握着紫色闪电般不断变化形状的长剑。

    现在,她与雅威之间,再无阻碍。

    一刀,一剑。

    素霓笙砍向雅威,沿着刀剑迸而出的紫红烈芒,与雅威手中光束炮对撞一记,补上了最后一道推力。

    雅威,被湮灭奇点所吞没。

    啪。

    湮灭奇点瞬间消失,只留下突然间失去引力束缚的漫天狂风,缓缓消散。

    在场玩家们茫然地看着高空中急剧变化的局势,

    天使长们呆呆地看着奇点消散的位置,

    加百列的惨淡脸庞,连同头盔一起,咔嚓一声裂出一道纹路,他绝望狂怒地看着米迦勒,“你怎么敢,你怎么敢?!”

    他重重挥剑,然而百米余长的炎之剑却没能将米迦勒切为两半闪现而来的素霓笙单手拽走了米迦勒,撤退至安全距离。

    仅从能量波动来看,堪比米迦勒的天使长们加在一起,仍要比素霓笙、状态惨烈的米迦勒强得多,

    素霓笙的一刀一剑绝非没有代价,她那惨白的、脱臼的手臂就是最好的证明。

    然而,这一切都没有了意义,不是么?

    神明已然消失,天使长们摧毁消灭所有野神旧神的宏伟计划,也随之烟消云散。

    没有谁,能利用世界树去掌控巨人身躯。

    再也不可能实现了,亿万世界,一个神明,一个声音,所有生灵和谐统一的梦想。

    加百列的羽翼,绝望地垂落下去,洁白羽毛纷纷溃散脱落。两千余年,三十世的累积谋划,还是就此终结

    不!等等!

    无限绝望到想要用自爆来消灭这些渎神者的加百列,陡然停止了所有举动,不敢置信地抬头望向湮灭奇点的未知。

    咔,咔。

    空间如蛛网般纹丝碎裂,

    一面巨大的、遮天蔽日的黑幕,于高空中缓缓撑开。

    一头庞大到难以想象的怪物,从黑幕中爬了出来,

    它的体表洁白无瑕,散着圣洁宏伟气息,难以用具体文字去描述其形状它每时每刻都在变化着形状,每时每刻体表都在闪过一张张人脸,一条条四肢,一颗颗眼眸。

    从外表上看,这个畸形的、恐怖的怪物毫无疑问与圣洁无缘,

    然而它却真的在散出包容一切、善待一切的神圣纯洁气息。

    这就是神明的本质,神统治着人,脱于人,又依附于人。当神放弃了自我存在,彻底容纳亿万生灵所有念力,他就将成为一切之上的存在。

    “啊”

    洁白怪物从黑幕中坠出,在地上砸出巨型陨石坑洞,

    它仰天咆哮,体表无数张人脸同时尖叫着。

    嗡

    成千上万道通天光柱,在偌大空间中亮起,

    数万名四翼、双翼天使降临于此他们身上满是连番苦战所残留的血污,圣洁而嗜血。

    “因为主我们的上帝,全能者作王了世上的国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国;他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万王之王,万主之主。”

    加百列热泪盈眶地凝望着从黑幕中爬出的巨型洁白怪物,眼眶中的泪水还没等滑落,便被炎剑散出的高温所蒸。

    果然,造物主会永远凌驾于世间,

    所有野神、旧神,以及他们无穷无尽膨胀的野心,都将被造主的怒火吞噬。

    野神旧神们,再也没可能为了信仰之力,而掀起位面战争,令无数生灵涂炭,惨剧横生。

    亿万世界,一个神明,一个声音!!!

    相较于加百列的无尽喜悦,地表玩家们却陷入了无限绝望。

    湮灭奇点,似乎都只能撕破雅威的第一层外衣,让他无法再以常规形态行于世间。

    而弹尽粮绝的他们,又能有什么手段,来阻挡五位天使长以及显露出真正样貌的神明。

    “”

    悬浮于半空中的素霓笙,脸上表情依旧没有什么变化,她默默握着紫电长剑,将那把染血朴刀,递给了旁边的米迦勒后者手中的炽之剑在刚才劈砍中,已经弯折破碎,难堪一用。

    “还是,输了么?”

    米迦勒默默接过了染血朴刀,淡淡道:“如果我们退回现实世界,蜃龙,旱魃,教授,你,我,加上阿基利,能不能行。”

    素霓笙自然知道米迦勒所说的,是指杀死雅威,平静地摇了摇头,“世界树还在,我们退出,他就会得到司命之战的最终奖励。

    到时,就算所有人,也无法阻止他”

    蓦然间,素霓笙的话语顿住了,她猛地抬头看向穹顶的树冠层后方,

    那里,有什么东西,正在接近着。

    轰隆!!!

    三万余米厚的穹顶,陡然破碎,

    一艘舰安装着钻头的红黑色虫巢母舰,冲破穹顶岩层,斜斜钻出树冠。

    其顶部,屹立着一道白大褂身影。

    李昂踩在钻头前方,双手环抱于身前,脑袋上斜斜带着龙头面具,嘴角挂着标志性的淡淡微笑,似乎在说

    “哈哈,大家聊了这么多啊?”
Back to Top
TOP